我刚刚经历了一次猛烈的眩晕,从晚上18点开始,持续道晚上23点11分,有种明显的脑部供血不足的感觉,脑后颈部酸胀,麻木。

看了两端World Order的MV,感觉身体的秩序随着他们的规律动作在慢慢恢复。

有点跑题,我来完结我的老房子之旅。

[![](http://tiger-a-s-s.tobybai.cn/IMG_1346.JPG)](http://tiger-a-s-s.tobybai.cn/IMG_1346.JPG)
这是穿过穿裆楼的豁口,从另外一个豁口出去的时候的景象,这是我上小学,初中时候的必经之路,儿子和老婆走在我的上学路上有种很奇妙的感觉。正对面的院子是一个废品收购站,后面土黄色的楼里面住着我的初三班主任,一位叫张月华的老太太,总是一脸严肃,她患有咽喉疾病,讲话吃力,说月这个字的时候会发音成“yoa”的音,这引起当时的我们一群初中小孩们一致的痴笑。
中考结束后的那个晚上,我妈命令我去给张老师道谢,并送去一些礼物(我已经忘记了是什么),张老师是个守寡独居多年的老寡妇。我回忆到这里的时候,脑袋里已经开始找回了那么一点感觉,那骑着破自行车上学的感觉,那穿过平房区往大姑家去找弟弟玩的感觉。
[![](http://tiger-a-s-s.tobybai.cn/IMG_1347.JPG)](http://tiger-a-s-s.tobybai.cn/IMG_1347.JPG)
这排红砖房之前不知道是什么单位的家属楼,前面本来有一排平房挡住他们的,现在都被拆了,那些平房里有羊汤火勺店,有只有两台街机的游戏厅,有室内和街道只隔一道墙,墙上的窗户挂着绿白格子布的住户,我一直觉得这种打开门外面就是街道的感觉很奇妙。我走到这里时忽然很想在这里租一间旧房子住一段时间的冲动。好好休息一下,写一些东西。
[![](http://tiger-a-s-s.tobybai.cn/IMG_1348.JPG)](http://tiger-a-s-s.tobybai.cn/IMG_1348.JPG)
帮我理发到上大学二年级的阿姨的小店,不见了,她从右前方的一个独立的小平房,搬到图片中铁艺铺子的那个房间,她一直都是一种病殃殃的状态,对我很好,她家孩子叫小红,比我小很多,我去理发的时候一般是周六下午,我妈开始的时候会带我去,阿姨手艺不错,人很多,经常要等,冬天的时候屋子里有个炉子,烟囱通到屋外,蜂窝煤把铁皮烧出的味道弥漫在整个屋里,加上刺鼻的烫发药水的味道。过年前身边常常坐满了老太太,用姨夫在工厂用电阻丝绕出来的烫发套烫头发,老太太们很少有要求,一般就是说:“给我烫一下。”然后烫出来的基本都是如来佛祖式的,可是阿姨是个虔诚的基督徒啊,她好多次都劝妈妈跟她去教堂我妈都没去。
[![](http://tiger-a-s-s.tobybai.cn/IMG_1349.JPG)](http://tiger-a-s-s.tobybai.cn/IMG_1349.JPG)
[![](http://tiger-a-s-s.tobybai.cn/IMG_1351.jpg)](http://tiger-a-s-s.tobybai.cn/IMG_1351.jpg)
这两栋房子联合构成一个叫独身宿舍的地方,我没进去过,它们紧挨着我的小学,小学的一边的边界就是这栋楼,我们在整个上小学的时期,都很少看到独身宿舍里面有人,夏天下雨后,积水会注满整个楼前的地方,我们会穿上雨靴去蹚河,非常快乐,独身宿舍一层的窗户很高,对于我来说,它就是那样一堵老旧的,有窗户的墙。
[![](http://tiger-a-s-s.tobybai.cn/IMG_1352.JPG)](http://tiger-a-s-s.tobybai.cn/IMG_1352.JPG)
儿子小小的身影走向我小学的大门,让我产生一种看着自己去上学的错觉,它早已经不是小学了,但五星红旗依然飘扬着,我升过很多次那个旗,篮球架子换了地方,教师自行车库已经没有了,地下室的地上出口的大坡我永远也跑不上去,有很多孩子能上去,有一段时间领操员会爬到那个上面去领操,教学楼走廊里面挂着的大牌匾上写着“静敬净”三个大字,我从学习委员变成中队长,最高是大队生活委员,我小学的班主任分别叫肖飞,芦慧,高文琴……,太多了,我要专门写东西记录我整个有关于小学的记忆。它现在是某中学的分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