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读了和长老的一日日本游之后,忽然想起我压根就没有好好整理过去日本玩思绪,最实际的原因是我的神识压根不想离开那里,因此想想尽各种办法延长这种感受。随着强制阅读日文的停止,我购入的文库本目前还剩下一半没有阅读,现在每天静静地站在书架里看着我打Overwatch。
年末的人事震荡余音未了,整个人变得更加不想做什么事情,并非是因为忽然就不识字了。

Wishton Hotel对面儿

抵达日本那天,地陪导游由于安排出现问题,并没有来机场迎接,导致整个团在机场等待了将近一个小时,才登上接客的大巴。考虑到团队成本,第一天我们下榻的小宾馆位于佐仓,一个距离成田机场约半小时路程的小镇,夫人之前教育过我,说:“不要显大屁眼子,你会说日本话咱们俩出去溜达的时候袅吧悄儿地用就行了”,因此在带队LT来问询谁会日语的情况下,我没敢瞎逼次,因为我熟悉的句式和语法都在多年后大大地退化,会蹦单词不会造句儿。要命的是,发音还很准,经常让人误以为你是很会说的,日本人经常就一脸兴奋地在一群言语不通又横眉立目的大妈中间看到你,止不住的委屈就哗啦哗啦地和你balabala起来。
落日余晖下,大巴逶迤蛇行,司机彬彬有礼,而沈阳这边派去的带队,是一点日本话也不会,一路上他都是望着窗外发呆。所见的建筑物,虽然都不是很新,可是却经常让人觉得,起码在设计初期是深思熟虑过的,不至于是批量建设没有人情味的产物。整洁独栋的小楼开始渐渐让我开始有了身在他乡的感觉。
第一晚的酒店叫Wishton Hotel。位于电车站的上方(这也是我为什么一直没能在11点之前入睡的原因)。我们抵达时,服务人员的带队已经在门口列队迎接了,那是我第一次面对面地感受日本式的服务态度,那种生怕客人有丝毫不满意的积极应答和奔走的态度,令我印象十分深刻。而我是唯一在接到司机从客车下面行李舱搬出来行李时,说出:“お疲れ様でした!”的客人,司机以满面的笑意和轻拍肩膀回应我,他看上去也是在中年危机末期,开始被无视的群体的成员。当我们一大群人拖着大皮箱到达二楼等待房间分配的时候,正对着我的女服务员努力地保持自己的完美待客笑容,给人感觉是刚刚短大毕业毕业参加工作的女孩。我注意到所有女性职员都精心地化了妆,所以这个小姑娘虽然紧闭着嘴巴兜住自己的龅牙,以及直直地小萝卜腿使得她未见得是漂亮姑娘,但脸上的一抹樱色,还是令人能感受到日本女生体贴的和谐气息。
我询问的是,ここにわ ウィフィがあるですが?(您介有wifi嘛?)。

分配到的房间带着浓浓的日本式逼仄感,开门正对着一米多就是厕所门,厕所将房间划分成左右两个部分,两床分列两边,这也是空间小和我们经费所限,但不至于令人感觉完全不适,第一晚由于没有地陪带队,因此没有安排合适的晚餐,于是带队每人发了1000日元作为餐费,大家可以自由行动。
我和夫人这时才算真的开始打着滚儿的感受日本,沿着从旅店出来的路,我们开始游荡,遇到几个同团的人,大家也都不知道应该去哪里吃饭,我跟媳妇溜达时,感觉这里在小镇里,也是城边地带,行人稀少,放学的初中生模样的孩子三三两两地走着,略显肥大的水手服笼罩着相貌平平的小姑娘。有荞麦面店,有日式烧烤店,转来转去还是吃了一家连锁感觉的寿司店,看得出这里是经济型旅游的惯常落脚点,因此这家饭店很贴心地用iPad点餐,有中文菜单,我看到一些应该是同一班飞机来的游客,在拿出计算器除20以后,放心地点了起来。

东西说不上是什么高级料理,但是起码材料新鲜,调味也说得过去,加上我们舟车劳顿,饥肠辘辘,因此吃的十分开心,想想下面这样的行程还有6天,满心充满期待,腰包也满是福泽谕吉,而吃饱了之后还能四处闲适地溜达一下,那一刻的心情为料理加了很多分,而且我居然跟服务员小哥说明白了我要勺子,看来我的日本话没有白学。夫人在那一刻完全忘却了日常的烦心琐事,专心研究菜单的模样令我成就感倍增。

吃完饭已经华灯初上,沿途走下去,其实没有太多店家,有一家童装店,完全仓储式气息,倒是一家711让我们开始醉心于扫荡小零碎儿(这习惯延续到了我们去泰国的时候),日清盐味拉面和鸡味拉面在当天晚上和第二天早上就被我都连着汤给干杯了,多种小瓶子的能量饮料在各种程度上都对我起到了安慰作用,方便包装的豆大福的吃起来一点也不含糊,最后还吃了日本关东地区的关东煮,干贝柱鲜甜鲜甜,大根十分入味。看着711的阿姨往小纸杯里装热腾腾的食物,代入感又将我吸入到背景中

“阿姨住在城边不起眼的小町深处,
不争气的儿子供职在中心商业区的某仓库,
旅游淡季时过了8点便鲜有人到访的711里面,
反复炖煮的关东煮让窗子蒙上气雾,
挂断不耐烦的儿子的电话的阿姨,开始转着圈儿,
收拾被偷看完却没有被放好的成人刊物。”

我们在回来的路上,几次偏离主线,溜达进没有人的小巷,尽量小声交谈,我们有时候会在设计别致的门户前假想我们如果是这里的户主,我会从事怎样的职业,夫人出去购物会不会很方便,孩子是否会在成年后,去东京见世面。
某处出现门牌很小的居酒屋,纸门的夹缝里喷洒出的上班族的酒话混合着暖黄的灯光,令人很想加入用互相不通的语言侃侃而谈。
某户姓水户的人家玄关前,错落有致的三把雨伞旁边,是小孩子的三轮车和小短剑。
每一家的小楼都设计了合适的停车位,上面差不多都是日本国产的经济型轿车,经济却材质优秀,透着满满的设计感。
这么多户设计风格迥异,错落有致的民宅交接在一起,在我脑海里勾勒出一道道幸福的轮廓线。

酒店对过是一家Shopping Mall, 彼时已经接近下班时间,可是我们还是在里面的三层发现了一家小的药妆店。即便我再三恪守不做出头鸟人的夫人戒律,但还是在飞机上与乘务员沟通时,暴露出了语言天赋。因此在这家药妆店遇到团里扎堆儿的阿姨的时候,就被转着圈儿的叫去读标签了,由于我英文就还说得过去,日语认识平假片假名,而商品名里有大批的片假名,我那时候就是片假名->日式英文->英文->中文的翻译状态。小药妆店存货不多,基本热门的眼药水,液体创可贴什么的,都被阿姨们抄了底,而且还都没买够,我之后又帮忙问清如何办理退税单据。夫人因此也小小地不开心,而我当时虽然也很疲惫,却觉得也算是个有用之人。

我们这次出行,我决定办理国际漫游电话,但是并没有租借移动wifi,原因是我不想在希望不住悉心观看的地方,被选不好的滤镜,发不出去的朋友圈儿打断。
酒店二层与电车出站口衔接,我们感叹日本便利店之多,市区几乎每百米就有可以购物的方便场所。彼时已经是晚上8点,转了一圈儿之后,夫人发现一楼有投币式国际长途电话,兴致勃勃地要给闺蜜打,而我兜里的硬币,基本都在刚才投到贩卖机里面去了。为了不让夫人失望,我决定研究一下这个电话,发现它是接受磁卡的,我们就回头去出站口的Family Mart买磁卡。
售卖的店员是一位真正称得上是小巧而可爱的姑娘,笑的那个甜啊,在发现她自己的英语能跟我顺利沟通后,更是体贴到将我们带到店外的可以打磁卡电话的一组电话前面。在互相感谢很久之后方才回店照看。

关于第一天的念想,就回忆到这儿,借用随行阿姨的一句评语结束这一段儿:“你看人家那小伙,真厉害,英文日文都会!”

备忘:
佐仓市: wiki
Google 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