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接近中年,啊已经是中年了,不对,我还算青壮年吧,的这个时候,迎来第一次逆向行驶,或者说倒退,从一柱擎天的办公室又回退到之前办公的地方,不过,整体心态还比较平和,加上可以再回到比较喜欢的咖啡厅附近,按理说整个人应该并没有那么沮丧。可是凌晨4点却忽然惊醒,翻滚了一会,这种情况我自己定义就是,心里有事儿。

早上我掐表,这回地铁要用28分钟。Jun刚和我说,早上下错车了。上了那边的电梯才发现。我觉得我的适应能力果然是比较快。

我在路过市府广场站的时候,看着外面那些能10点之前进入大厦的衣着光鲜的姑娘们,心中默念,爷还会回来的!

很少有公司是从A地点搬家到B地点,再原封不动地搬回A的,哪怕是你去了一个不如A条件的C,也会给你一种,你在走向新方向的错觉。而我们就是很爷们地搬回A了。

值得庆幸的是这回桌子们也都不带小隔板儿了,视线很开阔。同事们彼此之间瞄到对方还特么居然有点羞涩。

前几天某天睡前读到源氏去世,高明的紫式部只用了一个标题《云隐》。然后文本是空白的。享尽荣华的六条院大人,也难逃一死。位极人臣也难免有被贬播磨之时。读到目前的阶段,一叹玉鬘嫁髭黒,二叹三公主失节柏木,三叹紫夫人仙逝。
四重奏里出现的名贵抽纸紫式部,是个令人会心的小典。真正中年的松隆子说:“人生有三个坡:上坡(上り坂,noborisaka)、下坡(下り坂,kudarisaka)、意外坡(まさか,masaka,没想到)”。我早已过了热爱松隆子的年纪,说起来被她打动的时候还是在小田和正的圣诞约定演唱会上,听到她无比认真地在唱歌。啊,唱的还真是很好听啊。这个剧,果然很好呀。

生活怎样也还是要继续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