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地下室一共有四个房间,一开始进来的是一个大房间作为起居室,里面还有一个隔间,加上洗手间和厨房。

“隔壁的墙我敲过,有回音儿,我觉得要是砸开,说不定通向雍和宫的地宫什么的吧”,小马说。

小马又出去采购了一次,在老杨的建议下,我刚刚去浴室冲了个凉。老杨去厨房做了很多好吃的东西,大家吃的十分得劲儿。
一边吃吃喝喝,一边继续浏览Keynote剩余的页面,这五十一页内容,几乎将我整个人生的至暗面都呈现出来了。

第十八页到二十页上记录了共计三十三次的嫖娼活动,和用二十一个合作对手的照片制作的照片墙。虽然那已经是非常久远的事情了,我的目光仍然在每张面孔上徘徊了一阵。

“小萱,小颖儿,宁宁,这个是…娜娜,这个是TM谁来着……” 我嘀咕着。

周柏妮忽然从浴袍下面抓了一下我的裤裆,但是眼神儿却还在吃的东西上。别摸了,没用,还是耷拉着的,在真人面前的这种症状已经持续了快三年了。

第三十页开始是我直系亲属现状,我才发现我二弟其实已经失业半年了,我四姑并没有改嫁,而我爸糖尿病已经有过两次较大的发作入院治疗,我完全不知道。

从那一刻开始我觉得我整个人越来越接近一种透明状态,越来越像一个赤身裸体的孩子坐在这群人中间。

从第三十五页开始,列举了我个人精神上的自卑倾向,尤其是性心理相关的,例如一直觉得毛发多会令女性有肮脏感,认为没有女性会喜欢跟我接吻,喜欢乳头刺激并且沉迷于乳首Massage类型的AV等等。

第三十七页是我刚刚获得的格林维奇大学的超级识别者研究邀请函。我想起来当时是为什么开始参与这个研究的,我一哥们Toby有一天发给我一个gif,一个姑娘穿着开胸高叉旗袍在那擦桌子,一边拧哒,然后他问我这个妞是谁。我很负气地一边看着这位姑娘的脸一边从女优列表里一个一个地肉眼排查,功夫不负有心人,十分钟之后我还真就找到了,我满意地把河南実里的对应番号发给Toby之后,心想我说不定是什么超能力者吧?

第四十页是关于我在建国医院的就医报告…我开始自己一页一页的翻看。

Keynote自白会一直持续到差不多10点,我不胜酒力,已经半醉了,作为东北人,这一点经常在应酬中遭到不同程度的歧视。这感觉特别怪,我现在觉得什么都不怕了呢,我好像,已经没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了。
Stephanie的脸会在喝酒后变成一种接近于明治草莓巧克力的颜色,还小声地打了一会嗝,蜷缩在沙发的另一侧睡着了。
“我认识Yua Mikami啊!” 老杨喝完第十杯酒,他自己喝,自己调。
老杨开了十年酒吧,终于成长为了一名摄影师,三年前去参加了一次Fanza举行的”The Best Ever AV Cover” 摄影大赛,入围了前十名,会后的获奖者小聚会上,老杨那会儿还完全不会日语,比划了一阵儿,发现对方是希望他加入他们的团体,一起去做AV的现场摄影师。
“我们拍过Mikami,Airi Suzumura,啊,去年拍过Chinami Ito, 还有最近我刚刚拍完Haruka Namiki, 痕多我拍的女演员,都跟我成了好朋友!Mikami认识很多女演员,还有,还有,Sora酱的老公是我的工作伙伴!”
我觉得Sora是一个被符号化了的AV女优,刚刚看到她公布怀孕信息的时候,我其实很难想象她的孩子在长大后,得知自己母亲之前的职业,看到母亲的作品的感觉。脑中禁锢的结点在阻碍我做诸如“宇宙的外面是什么的想象”。而如果一个社会中本身对这类问题就不那么禁忌的话,可能也就不会有那么强烈的窒息感吧。六条院大人不是养大了阿紫,最终成为了相伴一生的紫夫人嘛。

“所以刚进屋那会儿,你们俩都光着是干嘛儿呢。”
“哦!那个是,Erik问我,怎么拍摄出最好看的如头,所以我就请Penny帮忙,因为她的如头十分没丽!”
在下面的十分钟里,老杨拿来相机,周柏妮半躺在沙发上,撩起来自己的T恤,又做了一回模特。
在酒精的作用下,她的皮肤呈现出一种樱白色,乳头在忽然的刺激下皱缩起来了。

“我最讨厌的拍摄办法是导演一直在一边指导内容,大声地叫,演员们很难做。” 老杨的讲话声很轻微。
“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做?” 老杨说,室内温度很舒适,等待就可以了。他放下相机,Erik也凑过来,恳请老杨做一杯电气白兰。
Denki Bran
老杨起身去了厨房,过了一会叫到:“我们妹有葡萄酒了,Erik你要去买吗?”
“不想去~没有就没有吧”。
老杨拿回来两只其他酒瓶,一只细高的叫London Dry Gin,一只扁圆瓶子上面的字不认识,酒是蓝色的。他开始调酒,我不动声色,我觉得他们一定知道酒类知识是我的知识盲区。
老杨又倒了差不多两指的三得利的‘响’威士忌,去厨房削了一块橙皮,加了冰块递给我。我们一边闲聊一边等着柏妮的乳头慢慢平复。

“所以你为什么也光着呢,老杨?”
“我在教榻们怎么控制自己的勃起。”

我盯着那樱白环绕中的燕脂色,渐渐地缓和,皮脂腺在乳晕上点缀着,轮廓泛出微白的光泽。柏妮睡着了,发出微微的鼾声。
“Crack!”
老杨按下了快门。

to be continu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