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前的苟且

“白爷,zhei个动作,学名就叫,趴跨”
“晕,这是在提取啥?”
“采精。”
“王爷真专业,这都涉猎了?跨的度够大的啊,您真是杂家。”
“我曾经是中央七台致富经节目的狂热粉丝,在猪的高效人工授精这一集里,我学习了如何采集公猪的精液。”
“嗯嗯,估计央视也就七台是真的,待遇够高的啊,被打手枪。”
“工作人员会引诱公猪趴跨到一个类似母猪高度的墩子上,然后开始给丫LOL,公猪一开始是抗拒的。”
“怎么着?后来就感觉爽了呗?”
“是,它觉得不是真母猪,缺乏肉感。可是后来就可开心了。”
“没事寄几个儿就趴上去了呗?”
“是啊,还不用追着母猪跑,工作人员手法还好,一逮一个准儿,不像老母猪,还得戳半天。”
“哈哈哈哈,王爷学问老深了,这个我是看不了的,我会觉得人不如猪的。”
“只要放下尊严,对尽在眼前的虚假视而不见,也可以很舒坦”
“您说的对,王爷从给公猪采精一下给拔高儿到了哲学范畴。”
“白爷,您说我这个短文还行吧。”
“相当的行呐王爷,可是您敢发到朋友圈儿不?”
“想什么呢~还发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