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will find you
1999年,或者是1998年的时候,那是我大约初中毕业,刚刚成为高中生的时候,忽然有一天,我爸说要带我回趟农村,去我老爷家,说带你去玩点好东西。

老爷家在马贝,据说这是我们家迁移到沈阳市内之前生活的地方,用我爷的话说就叫我们老王家就是打那儿来的。今天我打开地图,凭着记忆排除了马背,马陂等同音地名,终于发现,它其实就在距离沈阳市中心四十几公里的地方,叫马贝村,而我那会儿乘坐长途大巴到达的时候,感觉好像已经到了辽宁省的边上。我们被大巴车卸在一个村头,看起来是个集散地,几架驴车或者是骡子拉的车上装满了苞米,缓缓地移动着,所以我觉得那大约是深秋时节,10月末的感觉,我盯着眼前一处拐角处的房子,房檐儿向上支起来,成了一个水泥的牌匾,写的是马什么村供销社,在灰蒙蒙的天色下,供销社里的黄光流淌出来,把里面的东西都照得很温暖,尤其是靠着窗户的几个印着花的暖瓶。
老爷是我爷爷的三弟,我爷行大,行二的二爷住在沈阳市铁西区,老爷最小,一直就留在农村,没进城。在这次之前见到老爷,已经是我七八岁时候的事儿了,那时候我去老爷家玩,老爷特别喜欢我,因为那会儿我有一项特技,我能全套背诵赵本山的拉场戏《一加一等于几》,这项特技,让我在那个年份,走亲戚串门子的时候,特别能拿出手,拿压岁钱都是双份儿。东北地区管汁水甜的高粱杆儿叫甜杆儿,我记得特别深刻,老爷当时表示,他家后面这片儿甜杆儿地,全都给我留着,都给我吃。除此之外,那片农村还给我留下了很多有趣的记忆片段,比如说在地里扒花生时,我把我妈给我织的暗红色全身毛衣滚满了土。我跟当时只比我大三岁的小姑玩得特别开心,她带我到处跑,玩疯了心了,以至于当我看到一个小土堆的时候,很本能地就往上跑,结果陷进了堆肥的牛粪里去,我的片儿鞋陷在牛粪堆里,我穿着沾满牛粪的袜子在路边放声大哭,小姑用树杈子好不容易挑出来我的鞋,回去后我妈帮我用洋井压上来的水洗了很久,袜子还是有牛粪味……
带着这份回忆我看到老爷慢慢地从村口的路向我们走过来,老爷长得特别像黑猩猩,一笑就呲牙花子,他有五个闺女,笑起来也都呲牙花子。我二爷只有一个女儿,我爷爷有四个闺女,整个王家这一辈儿,只有我爸这一个男孩。我呢,打小儿就发现加在一起,我有十个姑姑。老爷穿着军大衣,手里拿着一包烟一见面就递给了我爸,回头抹扯了一下我的脑袋,说:“这大小子,长这么老大了都!”。
我们绕过供销社的房子,从后面的门进到供销社后面的长排房子里,我惊奇地发现,屋里摆着差不多六七台电视,电视前面都接着游戏机,有四台鸽子灰色的,两台灰白色的,鸽子灰的上面有SONY的标志,而灰白色的印着Sega。进门有个小土炕的边上有个纸箱子,里面全都是各种光盘。我还没惊奇完,有俩孩子推门进来,问老爷:“来电了吗?”,看到老爷摇摇头,就出去了。
我在那之后,完全没有关于老爷是从哪儿淘弄来这么些游戏机,并且在什么契机下开了这样一间游戏机房的讲述的记忆,因为我全神贯注地开始观摩这几台游戏机。我们到的时候正好停电了,没法马上就开玩,我把箱子里的游戏盘来来回回盘了多少回我也记不清了。我认真地看封皮,想象这游戏开始了,能是个什么样。来电的时候,太阳已经西斜了,我记得在屋外徘徊的半大孩子们欢呼着冲进屋,抢占自己喜欢的游戏和手柄。我在一走神儿的情况下,发现自己盘算好了的几个想玩的游戏,都已经被孩子们抢走了,他们熟练地按开游戏机的上盖,把光盘塞到机器里,专注地等着开机。只有一台Sega的手柄还在我手里,我只得从剩余的游戏里选了一张。
这个游戏,画面十分地惊悚,我记得有各种形状可怖的骷髅骨架满屏游弋,背景的街道是古早日本的样子,在游戏中间部分,一个巨大的骨架正像哥斯拉一样踩踏着背景上的城市,一边喷火,一边摆动着长长的脊椎。玩到这儿的时候,身边玩足球和格斗的几个孩子开始被吸引,我身后不知不觉开始聚集了几个看热闹的孩子,大家都随着我一次次被击毙而惊呼。老爷给孩子们定价是5块钱一个小时,这在那个时候,那个地方,已经非常贵了。但是从下午4点,一直到晚上10点,这些游戏机就从来没停过。
夜深的时候,老爷拉上排屋的窗帘儿,让我的不知道是几姑父,送我回家去睡觉,我只得放下手里的游戏,坐上了姑父的大摩托车,体验了长那么大以来,最惊心动魄地一次半夜疾行,姑父说,得快点开,不然有狼。
多年来我一直忘不了这奇幻的一夜,我清晰地记得索尼PlayStaion机身边缘在昏暗地灯光下照射反映的轮廓,手柄拿在手里时是那么地合适。Sega土星游戏机启动时的音乐,以及它的手柄右边区域有六个按钮。可是我基本不记得我爸和我老爷聊天的内容,我玩的游戏叫什么,以及我是怎么回的家。
从那之后,我开始接触互联网,我一直都想再找到这个游戏是什么,我尝试过在Sega Saturn游戏列表的图鉴中逐一筛查,由于样本太多未果。我尝试过各种关键词,都没有命中,跟游戏同好者讲起时,很多人认为我这是一段嫁接的记忆,纷纷表示我可能玩的是忍者龙剑传或者战国之刃。直到昨天晚上,我再次用一组关键词

“sega saturn platformer game old japanese”,

尝试查找,终于!在结果页的第一页的一张截图上,我发现了可能的结果。
I will find you
有了关键词之后就势如破竹了,你好啊,太郎丸。
I will find y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