お客様は天使の感じ
“猴屁股红。”
“鸡屎绿。”
“鸡屎可不一定是绿的啊,有时候也兴许是黄的。”
“对,那得看鸡吃的是啥。”
“那暂时还是鸡屎绿吧,别的动物也挺多都能拉出黄屎的。”
“行,然后,尸斑青”
我和白爷在去大悦城买一件薄衣服的路上,想给他老人家的衣服换个色阶,咱们也别老在灰阶上渐变了,于是就想到了各种颜色,我们就忽然开始给颜色们想难听的名。
“蝇腚蓝”
公紫母红
“这个好!哎,这个好!乍一听还挺吉祥呢。赢定了。”
“嗯嗯,紫色,我想想,淤血紫”
“肉检公猪紫”
“啥叫肉检公猪紫?”
“就是猪肉检疫合格了都给盖个戳儿嘛,公猪用的都是紫色儿的药水。”
公紫母红
“那母猪呢?”
“母猪都是红色的。”
“那就是还有个肉检母猪红呗?那行,我继续,黄曲霉橙”
“那是啥玩意?”
“苞米发霉了,你见过没,那个鲜橙色。”
黄曲霉橙
“痂褐”
“疮粉”
“我想到一个狠的,肛周红”
“那……那他妈又是啥色儿啊?”
“就是暗红,黑里透红啊”
“虾酱紫”
“韭菜花绿”
“啊,我编不下去了,我老了。”

越过一些花里胡哨的潮牌店,我们早已经过了希望在人群中扎眼的年龄,进入耐克的一个像工厂店的分店,才稍稍感觉心里安定了一些,店内广播就说:“今日销售任务啊,五十三万,五十三万,人均任务两万。” 之后再看店员们的目光,感觉他们看到我们后,两只手搓的跟要进餐之前的苍蝇一般,压力“噌”一下子又上来了……

上个月22日,我跟直属领导海燕谈了我的还乡打算,如果说很多女的是玩命的往嫩了打扮,我们领导海燕女士,就属于往老了打扮那种,可能是为了增加中层以上领导的年代感,令人信服,比如她春节前新烫的这个头,增龄效果明显,坐在一起,我反而看起来比她年轻个3-4岁。海燕女士的劝说相对高明,不直接用待遇说服,而是采用替我规划未来的方式,用艰难险阻来尝试封堵我的退路。但是面对我的终极问题,她还是难以回答,比如说:

  • 我如果留下来继续工作,公司可能给我一个健康的作息么?
  • 如果不能,作为家庭唯一收入来源的我本人,如果一旦由于病症倒下,会直接从Eagle try变成Triple bogey.
  • 如果我势必要回家,那么我是不是早点回去找机会比晚了强。

海燕女士在这些问题面前,开始转变话题去讨论在线教育的未来。我十分抱歉,眼下看来,那是你们的未来,不是我的。

……方才在优衣库试了一件驴粪色的薄外套之后,白爷不是很满意,最终还是在耐克买了一件#262626色的防风夹克,心满意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