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肉祭

“我缓缓地爬过了最难的山坡,仍然在小心翼翼地确认每一步脚下的苔原,丝毫不敢懈怠。”。

过去一年带给我最大的启示之一就是,及时行乐,但是不要放浪形骸。在我可能的范围内,尽可能达成自己的心愿,为了达成高级的快乐,所必须经过的一些看似初级的,入门的行为,不要因为怕人耻笑,就不付诸行动。
在元旦假期第三日,我好不容易有了闲暇读书半日,就读完了村上春树的新短篇小说集,第一人称单数,其中的谢肉祭一文,很神奇地留下印象颇深。主人公与一位品味极佳的极丑的女子,谈及音乐欣赏,说如果有一天到了无人岛,只能带一张唱片,你会带什么,两人最后达成一致意见,就是舒曼的谢肉祭。我一看,这我得尝尝啊,就试着看看能不能找到一张一样的舒曼,结果还真叫我找到了,价格也很便宜,1976年的老唱片,鲁宾斯坦,RCA,买了。我这种刨根问底的行为已经发展至此,白爷也有责任,但是所幸于社会无害。

早起看到新华社发出自从西安病变之后为数不多的报道文,标题叫《为81位租户免费做饭!这位西安房东火了!》,我马上有一股难以抑制的反胃,疫情流行两年多了,还跟这儿鼓励人民牺牲小我,做好人好事儿呢?这位但凡是收了钱,都不至于被拿出来重点表扬,潜台词也比较明显,“粮草供给不及时才一周有余,就都受不了了?你看看人家,不仅服务人民,还免费!”

今天我虽然仍然有很多问题,可是所幸,已经渐入佳境,今天与新集体的HR相谈甚欢,在得知会有一个不错的尾牙Bonus后,觉得眼前的工作,只要尽心尽力做好就好了,还是要继续保持活跃。

我现在一边听着,一边写,舒曼的钢琴曲很灵动啊,动不动就一鞠灵一鞠灵的,看来我的鉴赏能力还是有待提升,我还是觉得非要我带一张唯一的唱片,我搞不好会带李宗盛。就这样吧,今儿就写到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