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rt Again!

昨天,我儿的班主任在钉钉上给孩子们上完语文课后,在微信上的企业微信群里的留作业小程序里,留了语文作业。内容是:

1 语文书20页27页会写字标记拼音作答
2 预习标记课文红楼春梦

我来解释说明一下这个作业,第一个作业,是把语文书上,第20页和27页,“要求会写的字”的拼音写出来给自己出一张小考卷,然后填写上字词。第二个作业,我一开始迟疑了一下,我猜到课文应该是红楼梦的节选,但是直接叫红楼春梦是不是露骨了一些,便问儿子讲的是哪一段,儿子说是“贾宝玉和薛宝叉放风筝啊”, 我方才瞥见是《红楼春趣》,不然,我险些就以为是袭人与宝玉通房的那段儿呢。
刚刚十几岁的孩子,真的适合读红楼梦么?即便是节选,如果不能领会这帮青春期小儿女的庞杂的背景知识,那乐趣真是少了很多吧。我忽然明白了什么叫无障碍阅读版本的四大名著。我有点怀疑大语文老师声称的,她小学一年级的女儿已经读完了四大名著了,我特别想听她是怎么给她6岁的女儿解释下面这段。

Can not type it!

从周一开始,学校就停课了,老师开始上网课,一样的不合理疫情防控,一样的被闭锁的孩童的顽劣和惰怠,不一样的是我这次都在他们身边,可以在夫人搞不定在线留的作业时候,及时出手理清来龙去脉。那个留作业的小程序,功能,思路,甚至连UI样式,都与我们在2018年初在柳州封闭时做的小程序如出一辙。我还未及与白爷感叹,恍惚间仿佛又回到柳州的民宿,彼时白爷心肺功能康健,Jack也还意气风发如少年,我们吃罢了排名前十的螺丝粉,去逛柳侯祠。那时我们也虽然也是前途未卜,却也有可以依靠的老友扶助,快意地享受一食一宿。
如今年景走到2022,我已望向四十,两位老伙计也各有辛劳之事,尤其白爷,不日将动身离京,让我在从北京离开将近一年后的此时,颇多叹息。往日我虽人在沈阳,却在过去的一年,倚仗朋友们的恩赐,任性地在家乡制造出一块飞地。转过年来,感觉与京城的丝丝联系随着隔离加剧,渐渐淡去,而白爷离京,更让我觉得从此没有了个志同道合的探头,好似终于与京城断绝了关系。
今日翻看2013年的照片视频,我与白爷彼时相识两年,合租延静东里两居室,白爷在当时公司突然遭排挤离岗的时期,神情落寞时也有我相伴,我也是从那时开始持续更新blog至今,多次搬迁均有白爷做支持,回首整个在京生活,与白爷一起吃饭次数可居榜首。

我常叹人生得知己如白爷者,属实不易,而今我们都才人生战局过半,疲态尽显,只望白爷这一次还乡:能得修身养心,尽享阖家欢乐,在家乡扎根汲养,早日成一方豪杰,待到重聚之时,我们还可以:

推杯换盏,管他茶酒汤粲。相迎笑脸,把那山河指看。
推杯换盏,管他茶酒汤粲,具是佳宴。相迎笑脸,把那山河指看,不输当年。
京城再无伏枥的白爷,柳州多了条快活地老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