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我给你讲个故事啊~”
B:“嗯”
A:“说在遥远的西藏当木江村里,有一对儿漂亮的藏族姐妹花,两个人都叫尼玛,为了叙事方便,我们暂且把她们分别成为尼玛A和尼玛B吧。”
B:“嗯,好的”
A:“尼玛A从5岁开始就被送到一个舅舅家里去了,所以故事主要发生在尼玛B身上。尼玛B今年18岁了,出落得落落大方,那是一种纯洁的美丽,好比苏门答腊的大王花,马达加斯加的猪笼草,马里亚纳海沟的琵琶鱼~而尼玛B,就是青藏高原上的冬虫夏草。”
B:“啊…就是说,是挺好看的意思呗?”
A:“对,尼玛B就是这么地圣洁美丽,你记住了嘛,你就记住圣洁美丽就行了,有一天尼玛B刚挤完一罐牦牛奶,进屋抹去了满头的汗水,对了我忘记说了,尼玛B有一种特殊的体制,她的汗水都是乳白色的,每次她自然风干之后,都会散发一种酸奶的醇厚芳香,这也许就是传说中的香妃体质吧~,尼玛B来到屋子里,和她阿爸达卓吉巴说:‘阿爸啊阿爸,阿爸阿爸,阿爸’,你以为尼玛B是哑巴么,不是的,她只是如此地爱自己地阿爸,所以情不自禁地多次呼唤他,她的阿爸达卓吉巴回头看了她一眼说:‘噶哈呀。’尼玛B笑了,笑得好像藏雪鸡一样美丽,她说:‘阿爸,咱们的牦牛最近好像不对,我挤了好几天奶,产量总是这么的少,你说这是为什么啊巴扎嘿?’,达卓吉巴听闻此言双目圆瞪,按住可怜的尼玛B抽了一顿大嘴巴子,一边抽一边说:‘咱家地母牦牛上个月就都卖给那群独龙族的了!剩下一群公牦牛你天天老挤它们干啥!啊?!啪~啪~啪~啪~’,尼玛B被打得不知所措,但是她很孝顺地一直也没和达卓吉巴还手,只是猛烈地用双腿阻挡达卓吉巴的进攻,最终达卓吉巴实在是被踹得不行了,于是停止了进攻。天上闪过一道金色的阳光,父女两人望着被挤得气喘吁吁的二十五头公牦牛,笑了。你觉得这个故事怎么样?”
B嗯,挺好,但是我就总觉得像骂人呢?  
小王:“李姐,你可回来了!你手机铃声一响,座你对面的老孙头就开始伴舞!你铃声是舞娘吧?舞娘啊!老孙头跳的可带劲了!”
李姐回到座位后,看到手机上20个未接来电,前8个是她老公打来的,剩下的都是办公室同事打来的,也有3个是小王打来的。
再也没有什么比你都快笑尿了,对方却一本正经地思索笑点在哪里这种状态让人不爽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