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ger Wang

undefined

毕加索与千寻

我今天与白爷去看毕加索,上周末我自己包场看千寻。之前来七九八已经是四年前,这地方越来越小商品化,那时候还有很多活着的艺术家当场卖艺,老厂房散发着霉味开放着,悬挂着的作品无人问津,个展也大多免费,看门的小姑娘在打瞌睡。现如今伪装成小型展览的店铺鳞次栉比,一排走下去看到俩安迪沃霍尔,草间弥生和奈良..


Comma

About fortnight ago, I found that ‘Comma’ has another definition, ‘A butterfly that has wings with irregular, ragged edges and typically a white or ..


想什么美事儿呢你!

“白爷,zhei个动作,学名就叫,趴跨”“晕,这是在提取啥?”“采精。”“王爷真专业,这都涉猎了?跨的度够大的啊,您真是杂家。”“我曾经是中央七台致富经节目的狂热粉丝,在猪的高效人工授精这一集里,我学习了如何采集公猪的精液。”“嗯嗯,估计央视也就七台是真的,待遇够高的啊,被打手枪。”“工作人员..


The Prime Number Call Girl Chapter 5 (A Fiction)

忽然间四周陷入了完全的沉寂,这沉寂只持续了一刹那,就被耳畔匀称的呼吸声遣散了。周柏妮柔滑身体的触感覆盖了我整个身体的左边,我忍不住的右手开始顺着她的背后向下探索,终于停留在了屁股上,因为紧张我的手渗出了汗。她醒了,轻轻地哼笑了一声,顺势整个爬到我身上,完全地拥抱了我。“咱们这是在哪儿?”“别说..


The Prime Number Call Girl Chapter 4 (A Fiction)

这个地下室一共有四个房间,一开始进来的是一个大房间作为起居室,里面还有一个隔间,加上洗手间和厨房。 “隔壁的墙我敲过,有回音儿,我觉得要是砸开,说不定通向雍和宫的地宫什么的吧”,小马说。 小马又出去采购了一次,在老杨的建议下,我刚刚去浴室冲了个凉。老杨去厨房做了很多好吃的东西,大家吃的十分得劲..


The Prime Number Call Girl Chapter 3 (A Fiction)

老杨大哥背对着我和两个姑娘,磨好咖啡豆,用法兰绒滤网过滤咖啡。“没有仁和医学研究证明咖啡对人有不良左右,我做得咖啡很香的。”,在我表示大夫建议我少复用咖啡的时候,老杨笑的非常开朗,这么对我说。周柏妮拿出她的笔记本投屏到了一个微距投影仪上,我认出这是一个indiegogo众筹产品,我昨天看到的时..


The Prime Number Call Girl Chapter 2 (A Fiction)

楼上的古筝演奏家又开始了激烈的演奏,我就住在她脚下,可以清晰地听到她的脚随着节奏越来越激烈在打拍子,我仿佛可以看到她的头伴随着蹬踹动作猛烈地摇摆。我觉得四邻没有一个算得上是她的知音,不然不止她的琴弦,恐怕她浑身的筋也都应该断了。之所以我还没有到楼上去砸门,是因为演奏家晚上练琴从不超过10点,周..


The Prime Number Call Girl Chapter 1 (A Fiction)

不咖群里的Hiro君,发出一张照片,如下。 对于编程挑战题目,我一直是比较惧怕的,但是Hiro稍后单独微信我询问:“这个题你们程序员用暴力破解应该很容易吧?”已经被人家堵着门问专业知识了,我不得不奋起为自己的职业身份做出相应的证明。解题的大概思路如下: 什么是质数 (对不起我已经不是万能的高..


猛虎下山

离家2019入职某知名在线青少年英语教育机构十几天了,在长达四个月的潜伏期之后,小公司终于歇业了。我们几个老人不得不出来打工赚钱,再次加入这个节奏的开发环境,一时间我精神高度紧张,初期投入再次刷爆了信用卡。由于新东家有住房补助的原因,租了在北京这么多年最贵的房子,我也算在二环安顿下来了。 Ja..


关于乘法表,陈超先生的错误翻译

手中的乔治.奥威尔的《上来透口气》(Coming Up for Air)是一本从多抓鱼入手的二手书(半价!但是几乎全新!),是奥威尔先生的《1984》开启了我这一轮持续阅读的旅程,而且愈演愈烈,从2011年至今,已经持续了7年多。虽然我已经记不清《1984》中的细节描述了,可是还是对其人其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