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ger Wang's blog

Home

archives

loading..
冗談

烟台行

上周带夫人和孩子去烟台呆了差不多一周时间,烟台海岸线狭长,几乎全是海岸线,海水干净,沙子细,海浪温和,海风清冽,两地疫情管控平稳,一路阳光。夫人的妹妹远嫁此处,妹夫是烟台周边农民之子,两人均供职于富士康,为人极其热情,对,就是极度热情,如果我不拦着点,几乎二十四小时都要被安排上行程,在这种难却的盛情之下,我只能说十分地不自在。

Read more
loading..
冗談

易子而食

9号的时候,是大姑一周年忌日,时光飞逝。二弟忌日之前一天电话我,问我去不去扫墓,我第一反应是迟疑了,之后越想越不是滋味,毕竟可以称之为亲人的人所剩无几,还是去看望了大姑。二弟人到中年,脱发严重,本质工作是皮肤科医师,经常加夜班,暗地里在给各种中年妇女扎肉毒杆菌,所获颇丰,相比较与我职业生涯进入停滞状态的中年,他更加欣欣向荣,喜欢在群里起带头作用。“来扎针的,有七成以上都是老师,什么幼师,培训师,体制内的老师都算上”,二弟说。我一点也不稀奇,现在还照常收入高又稳的,除了大夫,就是各种老师了。

Read more
loading..
冗談

朋友圈志怪 - 1

我:“中午去探了朋友的店”我:“看看他珍藏已久的女朋友”Toby:“珍藏已久的女朋友?这话让我听得有点儿毛骨悚然” 我:“其实就是ND”Toby:“那女朋友 ?”我:“我看看我能不能一句话说明白”我:“ND单身多年,开咖啡店之后,最开始一批客人里有一位一直喜欢ND这个范儿的已婚川籍沈阳女性叫做娟,此人有社交暴露癖,每日朋友圈发帖量均在20条左右,我们特意为此成立了研究机构,叫娟学圈”我:“我觉得我一句话说不明白”我:“因此娟以一个已婚母亲的身份,不能直接出轨大快朵颐ND,于是她就采取各种暧昧模糊的行为获得精神胜利,例如长期在店内扮演老板娘,擅自进入柜台制作咖啡,帮忙收款,委培新员工,伺候店内多肉植物,晒意义不明的合影。让所有涉店不深的新人都误以为她是女主角”Toby:“似乎明白了”我:“此人极度自恋,长相不..

Read more
loading..
冗談

Looming boundary

半个月前,我的初代AppleWatch在地铁上忽然来了个大开盖儿,它已经七岁了,我花了8块钱购买了一个密封胶圈,想给它续命,粘结后缠绕如斯,却发现其实是它电池鼓胀,回天无力了。我又不打算贸然再花这多余的钱换新表,于是我空着一个白手腕半个月了。彼时我po了这张图片到FB,刚刚收到一位久早年间的HK好友点赞,我想回去赞人家,发现他人在美国,带着老小逛完黄石公园,正在一家电车行看最新的展品。

Read more
loading..
冗談

最美核酸采样亭

前几天我写了一篇指桑骂槐的小故事,现在我觉得那说得实在不够过瘾。我退出了鸟蛋的咖啡店微信群,鸟蛋的店创始于2015年,到如今已经六年多了,初代活跃的顾客,已经逐渐迭代出局,要么在群里保持沉默,要么干脆不再加入这样的群。所以最近群里最活跃的人,是以Z为代表的城市野营派,经常在群里交流购买了哪些廉价的野营装备,在哪个城市绿化带找到了一块适合扎帐篷的地儿,然后po出她只会讪笑和吃鸡的丈夫在为她不招人喜欢的女儿用瓦斯炉煮泡面,接着是一堆她用怪奇长相作出的嘟嘟嘴近距离自拍。这行为如此令人生厌,远超过那种出一次国存一批货,然后常年在朋友圈匀速晒日落泳池再加上一篇人生感悟的小作文的行径。 我时常会因为这些感觉不爽,十分不开心,于是被我屏蔽朋友圈的越来越多,我尝试寻找这些东西的背后真正令我不爽的原因。是他们好不容易混入了一..

Read more
loading..

奇比希和塔诺西

西南小城里住着两条柴犬,奇比西和塔诺西。奇比西每天都很不爽。塔诺西每天都很快乐。奇比西常常给塔诺西讲东北方向有非常大的湖,据说人们管那个叫海,海的外面有更大的陆地,上面的人可以跟柴犬直接交谈。塔诺西却一直劝奇比希说今天城南的多快好省大饭店办婚宴,后厨下来很多好货。咱们现在就去应该还能吃上热乎的。奇比希听说海那边的人会和柴犬一起工作,还会接纳柴犬作为家人。塔诺西跑出去二十米远回头大声叫唤,说家人不家人的算个球,吃饱了就很舒坦。

Read more
loading..

Hack the COVID

My father-in-law was standing in front of the window, burping all the time, he had laryngectomy surgery two years ago, and due to the relapse of esophageal cancer, he can’t breathe with his mouth and nose but a hole in the center of his throat. He can’t make any sound now, I mean a voice, he can still clap, dispatch gestures, or make sounds with an electro..

Read more
loading..
冗談

Your Highness

我想靠剩余的加密货币实现游戏自由的梦想,看来是不能成行了,离开之前的组织最后一笔薪资结帐,我要的是token结算,彼时,一个token差不多等于1.5$,我全部投入做staking,看着那个预估收益表,我心潮澎湃,感觉是不是从此海淘和买数字游戏都不要钱了。而今天,一个token已经缩水到0.33$,staking的收入远远抵不上蒸发的价值。于是昨天,我用之前兑换成功的一部分USDT,从这里给自己买了一个这个。

Read more
loading..
冗談

居家隔离2022,Déjà vu

人需要独立空间,毋庸置疑,自从知道了我们这儿要开始进入理性隔离状态,我上周一去办公室把要带回家的东西悉数清点带回家,开始了居家三人的自我封闭。这对我来说相对容易做到,像我这样在外独居十年以上的人,很容易自己在一个空间内自恰。去年的中考改革,将分水岭提前到了初二,面对那个时间点,留给我小学五年级的儿子的时间已经不多了,去年的双减后一时间家长们焦虑倍增,隔空挥拳,各种培训机构开始借尸还魂,当前政体解决问题的办法常常是,你拉稀了吧建议你多做括约肌锻炼,憋住它,而不是到上游去看看是食物中毒还是伤寒。就补课的问题来说,这么干是没用的,因为需求还在,接受过不合格通识教育的家长们至少还得二三十年才能进入思想上的躺平期。心中的小火苗一直在忽闪忽闪,“如果真的需要一批产业工人做养料,那凭什么一定就是我的娃呢”。在这个前提下..

Read more
loading..
冗談

又来了,又去了

昨天,我儿的班主任在钉钉上给孩子们上完语文课后,在微信上的企业微信群里的留作业小程序里,留了语文作业。内容是:

Read more
123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