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Prime Number Call Girl Chapter 5 (A Fiction)

Repetitive

忽然间四周陷入了完全的沉寂,这沉寂只持续了一刹那,就被耳畔匀称的呼吸声遣散了。
周柏妮柔滑身体的触感覆盖了我整个身体的左边,我忍不住的右手开始顺着她的背后向下探索,终于停留在了屁股上,因为紧张我的手渗出了汗。
她醒了,轻轻地哼笑了一声,顺势整个爬到我身上,完全地拥抱了我。

Read More

The Prime Number Call Girl Chapter 4 (A Fiction)

这个地下室一共有四个房间,一开始进来的是一个大房间作为起居室,里面还有一个隔间,加上洗手间和厨房。

“隔壁的墙我敲过,有回音儿,我觉得要是砸开,说不定通向雍和宫的地宫什么的吧”,小马说。

Read More

The Prime Number Call Girl Chapter 3 (A Fiction)

Life-long learning

老杨大哥背对着我和两个姑娘,磨好咖啡豆,用法兰绒滤网过滤咖啡。
“没有仁和医学研究证明咖啡对人有不良左右,我做得咖啡很香的。”,在我表示大夫建议我少复用咖啡的时候,老杨笑的非常开朗,这么对我说。
周柏妮拿出她的笔记本投屏到了一个微距投影仪上,我认出这是一个indiegogo众筹产品,我昨天看到的时候还没有完成70%,这台更像是原型机。
Keynote的深色背景上出现的,是我迄今为止最满意的一张头像照片,彼时我在香港出公差,访问了一下Dandi的投资公司,其实这是我跟他的合影,可以看出那时候我有多开心,笑的跟金毛似的。

Read More

The Prime Number Call Girl Chapter 2 (A Fiction)

Oyster express@Hongkong

楼上的古筝演奏家又开始了激烈的演奏,我就住在她脚下,可以清晰地听到她的脚随着节奏越来越激烈在打拍子,我仿佛可以看到她的头伴随着蹬踹动作猛烈地摇摆。我觉得四邻没有一个算得上是她的知音,不然不止她的琴弦,恐怕她浑身的筋也都应该断了。之所以我还没有到楼上去砸门,是因为演奏家晚上练琴从不超过10点,周末一般会早上九点半准时开始练习,持续到十一点。我希望周末也基本保持跟日常一样的作息,因为如果突然开夜车会导致周一焦虑症更加明显,不如索性晚上早睡一点,我老了。

Read More

The Prime Number Call Girl Chapter 1 (A Fiction)

不咖群里的Hiro君,发出一张照片,如下。

比武招亲

对于编程挑战题目,我一直是比较惧怕的,但是Hiro稍后单独微信我询问:“这个题你们程序员用暴力破解应该很容易吧?”
已经被人家堵着门问专业知识了,我不得不奋起为自己的职业身份做出相应的证明。解题的大概思路如下:

Read More

猛虎下山

东药王庙旧址

离家2019

入职某知名在线青少年英语教育机构十几天了,在长达四个月的潜伏期之后,小公司终于歇业了。我们几个老人不得不出来打工赚钱,再次加入这个节奏的开发环境,一时间我精神高度紧张,初期投入再次刷爆了信用卡。由于新东家有住房补助的原因,租了在北京这么多年最贵的房子,我也算在二环安顿下来了。

Jack即将远行到深圳去工作,这样一来,几位创始人就都背井离乡了,留下仨孩子妈妈在家拉扯娃们,心中虽有各种不忍,也算强行脱离安全区了.
在家蛰伏期间,困顿无比,总觉得奔四年纪的我在家无所事事,甚至接盘了儿子安保教育长达一个半月,期间岳母、夫人先后入院折腾,现在回想起来,在家人需要的时候,我正好在家,未尝不是一种幸运啊。

这几日跟夫人和孩子视频的时候,我强烈想家,我在我自己的“豪宅”里盘桓了那么久,习惯了躺在沙发上跟儿子玩Switch可以抡圆了打ARMS,昏睡的时候,也不会被楼上练古筝的逼的心率加速,心爱的书籍和设备也都在我希望的地方好好安放着,最爱的人每天都能在一起,就算儿子扎刺儿了我也能直接收拾到他啊。

我没有写2018年总结,就是因为那个困顿的时间,我难受非常,不咖也不想去,总觉得没有可以用来牛逼的资本。而离开家后,在经济寒冬中再次逆袭京城,面临的挑战之多,让不得不心生廉颇老矣之叹。夫人常说,我是满腹才学,完全没有必要如此不自信。可是我还是对自己年龄介怀于心。

下面开始记录这一周多以来解决的坑

Read More

关于乘法表,陈超先生的错误翻译

Meanwhile our project

手中的乔治.奥威尔的《上来透口气》(Coming Up for Air)是一本从多抓鱼入手的二手书(半价!但是几乎全新!),是奥威尔先生的《1984》开启了我这一轮持续阅读的旅程,而且愈演愈烈,从2011年至今,已经持续了7年多。虽然我已经记不清《1984》中的细节描述了,可是还是对其人其作品好感浓厚。
《上来透口气》中,第二部,第七章一开头,乔治被父亲召唤去宣布下面他可能要开始工作贴补家用的时候,一段描写令我兴味盎然:

乔伊已经没有读书有一段时间了,一直闲着没事做。父亲有时提起过把他“弄进”酿酒厂的会计部,之前甚至想过让他当一个拍卖员。这两份工作根本没有指望,因为十七岁的乔伊写起字来就像一个农娃子,连九九乘法表都背不全。

问题就出在这里,我记得九九乘法表,是我国古代数学的世界性重大贡献,以下是我找到的维基百科上关于中国乘法的描述:

Read More

OpenCV on node and more

A certification

Good news. I just received a certification from MongoDB University. There it is.

Read More

玉堂春

再次站在长安大戏院的门口,恍若隔世,我和白爷在去的路上一直争执我们之前的上班方式,我说我们就没坐过地铁!我们一直是公交车上下班,可是白爷坚持是有坐地铁的经历。我走在长安街边上的人行道上,脑海中闪现的是这么几个场景,下班后与白爷背包在烈日下等126的场景,下了车之后小北和他妈妈在车站等我的场景。小北在一个播放着音乐的店门前拧哒着跳舞的场景,还有连续加班五十六小时为了保项目上线期间在马路对面麦当劳喝咖啡的场景。

印象中大戏院一直都在那里,我们无数次路过,抬头看看那一张张大屏幕上描龙画凤的面影,却从未想过进去听一听。我想应该是年龄,阅历都还没有准备好接受某件事物吧,这次听戏的经历再一次印证我的这种感觉,是时候未到而已。

Read More

Fiction:I will let you know

“喂,杨哥吗?”
“啊,是,你是?”
“哎呀,我~小春~”
“啊……啊啊~”
“杨哥,那什么,我最近啊,在大兴吧,新开了几家会所,就是吧,挺私密的那种就是。”
“啊啊”
“杨哥你没事儿来玩呗,那什么,微信号就是你手机号呗,我一会加你嗷”
“好的好的嗯嗯嗯”

杨大栓放下手机之后,跟对面的小凯面面相觑,这一期的稿子还有三天就得交了,虽然说有风骨的老记者们存活率堪忧,但是像大栓和小凯这种靠写体验贴过活的体检员,还是有不错的收入。
小凯放下手里的书,《地下》,前几天麻原彰晃正式被执行绞刑,使得他终于把这本书排上阅读进程了。
大栓比小凯大十岁,但是干这行时间不长,在那之前他靠训练过综合格斗技能的底子,在一些健身房教会员自由搏击。
小凯是那时候他的学生,两年的学习后,小凯的脸从秀气变得英气起来,出门的时候更容易通过颜值关了,因此,一些跟老鸨撩骚,与蛇头电话的事儿,都会让小凯直接出马。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