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rty Sense , SEVEN

Cry me a river

…………
“您看,要不然我把刘雨凝腿上的伤疤给写没了怎么样?”
“我觉得不太行,太不自然了,您不能完全按个人喜好修改已经设计好的人设啊。”
老钱和黄叔南在发现老钱写的短篇小说会变成现实的那个晚上,俩人仔细重新读过已经写完了的十一篇,并不停地向公司同事求证,发现其中有八篇强烈地影响了主人公的真实生活,特征是,这八篇都得到过黄叔南的高度评价,两人最喜欢的都是写刘雨凝的那一篇,所以这一篇与刘雨凝的现实生活重合度最高。
“都精确到裤衩儿图案了啊……”
在向孙海涛求证刘雨凝当时穿的内裤是什么图案的时候费了很大力气,孙海涛俨然已经把刘雨凝看成了自己的东西。黄叔南印证了这件事儿之后,两个人半夜在公园里面对面呆立,沉默不语,被保安发现后产生了不必要的怀疑。
“所以说,您真的没跟我开玩笑是吧?您跟我说实话,咱们哥们是啥关系,我肯定不告诉弟妹。您是不是……把刘雨凝给观摩了啊?然后拿您的所见所得跟我这儿逗闷子玩儿呢?”
“我没有。” 老钱跟黄叔南讲完来龙去脉之后,好像忽然间失去了所有的形容词…………

Read More

Dirty Sense , SIX

Back for more

老钱看看时间,晚上八点四十,差不多也应该准备闭店了,儿子钱小阳老老实实地在拖地,清洗客人的杯子,用吸尘器清理二楼开放办公区的地毯,顺便问问春日部的成员今天是否准备晚点走,要准备宵夜的食材不。他这么乖完全是为了晚上跟金梓柠一起在这打着学习的旗号守夜班,顺便赚零花钱。自从上了初一之后,他跟爸爸老钱商量好了,晚上可以在咖啡店读书完成功课,同时负责店里的清洁工作,9点闭店以后到11点,时薪50元,平时他就睡在这里,距离学校特别近。半夜还可以帮熬夜赶活的楼上的程序员做个烤饭团或者煮个芝士泡面。

Read More

Dirty Sense , FIVE

All I need is love

李湘慈尝试集中精神看懂面前解决与iOS端交互核心部分的桥接代码,她不自觉地开始抓自己后颈的头发,代码逻辑清晰,结构严丝合缝,注释完备,说完美那是过了,但这是一个朝着完美方向使劲儿的项目。上周三她被组长找去谈话,告知她下一阶段的主要任务,就是接手这个项目,原作者赵虎阳由于靠这个项目出色地达成了Q1的OKR任务,现在组织需要他向下一个创新项目进发。

Read More

Dirty Sense , FOUR

“哎,忠实,你家花种子都有什么啊,哎你快起来,给你家门开开我上你们家买点纪念品切”。
陈忠实不情愿地从工位上爬起来,抻出Switch打开Animal Crossing,他已经连续三天没挖化石了,每天只是在几个群里报一下大头菜的价格,他跑到机场,打开了本地连接,就又打算趴下,这是这个月以来第三次熬夜写产品文档了。

Read More

Dirty Sense , THREE

老钱的生活习惯被疫情期间在家办公改变了不少,在长达一个月的在家办公阶段,他每天都可以睡上一个正经的午觉,这让他整个下午的精力都无比的充沛,即便晚上6点的时候接到新增需求变更,他也不会感到绝望。而自打复工后,他现在每天晚上9点吃罢晚饭就会上床就寝,原因是中午他没办法在公司如鸡笼子一般的工位上睡觉,仰着睡颈椎酸胀,趴着睡反胃,而且不管趴着还是仰着,他的尾椎都不会因此而放松,索性不睡。这么一来,整个下午他可能要喝两杯咖啡和一瓶苏打水,才能坚持在开会的时候不会神志不清被别的部门推诿责任。而且,晚上9点以后,11点之前,是相对平和的世界,与当前业务相关的销售部门的小战狼们都带着骂声下班了,产品经理们要么在开车回家的路上,要么在哄孩子入睡。

Read More

Dirty Sense , TWO

Go Die

窗外大片的拆迁房的残骸,红砖瓦砾间掺杂着碎窗框和玻璃渣子,为了防止扬尘的绿色尼龙网不情愿地遮盖在上面,东一块漏缝西一块凸起。这就是从倪洪英工位窗外可以看到的风景,他起身关上工位对应的灯,打开了台灯,程序上线完毕已经两个小时了,这会儿打车回去也睡不了多一会,同组的于海八点半的时候留下一句“老倪我有点事儿先走了,今天中文评测连接失败的bug上线要不你帮我操作一下?”就走了。于海比倪洪英小十二岁,俩人都属鸡,职级都是P6。于海比倪洪英晚入职半个月,一个月后,他开始改口叫倪洪英老倪,而不是倪哥了。
倪洪英打算还睡在西边茶水间的沙发上,东边的沙发太短,伸不开腿。想到这里,他放下Switch,今天的大头菜已经跌到37铃铛币了,他是115买的,他准备去撒个尿,然后去三层外教区拿米晓的坐垫和毯子,米晓的英语能力和样貌成反比,她是外教区里最漂亮的中教老师,皮肤特别白,比她边上的白人外教Stella还白,是那种温润如玉的白,倪洪英在项目刚上线的日子里,测试视频一直都在用米老师的课程,那是他一天中少数几件能聊以慰藉的事了。
“小朋友们,你们看,这是谁呀~对了,跟着Michelle老师大声呼唤她的名字吧! Penny! Penny!”
“Penis!Penis!” 屏幕这边的倪洪英跟着小声念。

Read More

Dirty Sense , ONE

Right Here Waiting For U

刘雨凝半倚在椅子上,像忽然被剪断掉线的提线木偶,嘴巴上还留有辣椒油和芝麻,桌子有半碗没吃完的麻辣烫,骨汤已经开始凝结。笔记本屏幕上一半是哔哩哔哩在播放着Knowing Bros,自动列表不停的播放着下一集,此刻孙娜恩正在边跳边唱。屏幕另一半是VS Code,屏幕下半部分是Terminal, 深蓝的界面配色上关键字的亮色们很放荡。

Read More

Dirty Sense , warm up

Right Here Waiting For U

“苹果这机器不像Windows的,Windows的硬盘都是分区的,二叔你看,庆新这遗……移动硬盘盒…给接上应该能打开。”
孟庆林差点说是庆新的遗物,他回头看了看二叔孟宪民,二叔两眼卧蚕发青,肿起来挺高,眼球发黄,血丝已经数不清了。
孟宪民是孟庆新的爸爸,孟庆新是KidsTalk的一名前端开发工程师,孟庆林是孟庆新的堂弟。
他们现在在第一中西医结合医院肾病治疗部住院处,面对着一台被拆开后盖的2013年款的Mac Book Pro。
孟庆新入院已经一周了,没有床位,是临时加床,同一个屋的其他病人不是做肾穿刺就是做肾透析的,只有他安详地睡在病床上,缓慢地在消瘦。

Read More

A Signal From Voyager I

Me & my treasure

同住的三号屋是一对小对象,女孩是河南郑州人,男孩是吉林省吉林市人。
女孩比男孩早一天返京,在我回来之后的一天,拎着沉重的大皮箱进屋了,猛地摘下口罩的瞬间,嘴巴周围满是细小的汗珠,冲着我大声说:“太不容易了!”。这一连串的操作令人措手不及,所有与疫情相关的防护消毒工作都被轻易击溃了。

Read More

毕加索与千寻

P

我今天与白爷去看毕加索,
上周末我自己包场看千寻。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