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ger Wang's blog

Home

archives

loading..

开放的面试

这已经是我不知道第几次,在近几年的面试中吃亏了,我一直都觉得,我尚且算是一个开放的前端开发学习者,我具备相对现代的学习方法,并且每天都在保持摄入新知。但我就是没有办法在面对所谓大厂的面试官时,将自己的优势表露得淋漓尽致。我明明每天都在通过编码解决很多问题,我自认具备跨端协调的能力,并且在很多问题的预判上都比较准确。问题究竟出在什么层面呢? 现下流行的面试机制对于一个非科班出身的开发者来说,我尤其不适合这样的考试,我没有系统的学习过数据结构,算法导论,因此在面对这类问题的时候,我首先要先理解题面的意思,多年来,我一直疏于这样的学习,每次失败的面试算法考试都会激励我做短暂的学习冲刺。可是,我在不精通这些的同时,仍然可以解决单纯从程序角度来说棘手的问题,说明我掌握在这个行业里生存的必要技能。 这类错位的面试每每..

Read more
loading..

2021开年试篇

Claudia由于开始试用Haojen的新hexo主题,我重新看了一些之前写的东西,有一些看来又显得幼稚可笑了,也找到很多对人的第一印象的描写,大体上来说,我好像基本都是会先嘲讽某人或者某事,随着与对方的接触,逐渐在某个节点开始不再说对方坏话,但那不代表我对对方不再有批判的看法,而是开始接受对方作为朋友的部分。

Read more
loading..

太郎丸

1999年,或者是1998年的时候,那是我大约初中毕业,刚刚成为高中生的时候,忽然有一天,我爸说要带我回趟农村,去我老爷家,说带你去玩点好东西。

Read more
loading..

Coffin

今天我跟白爷遛弯的时候,遇到两只臀接状态的野狗,在寒风中,两只狗背对着背,等待着公狗的球状腺体停止充血,解锁。这个过程通常会持续10-30分钟。两只狗一只灰黄相间,一只黑白相间,狗脸上没有丝毫的欢愉,漠然地望向途径此处的我们,不知道它们这次突如其来的激情缘何而起,谁说只有人类四季发情。

Read more
loading..

Dirty Sense , SEVEN

…………“您看,要不然我把刘雨凝腿上的伤疤给写没了怎么样?”“我觉得不太行,太不自然了,您不能完全按个人喜好修改已经设计好的人设啊。”老钱和黄叔南在发现老钱写的短篇小说会变成现实的那个晚上,俩人仔细重新读过已经写完了的十一篇,并不停地向公司同事求证,发现其中有八篇强烈地影响了主人公的真实生活,特征是,这八篇都得到过黄叔南的高度评价,两人最喜欢的都是写刘雨凝的那一篇,所以这一篇与刘雨凝的现实生活重合度最高。“都精确到裤衩儿图案了啊……”在向孙海涛求证刘雨凝当时穿的内裤是什么图案的时候费了很大力气,孙海涛俨然已经把刘雨凝看成了自己的东西。黄叔南印证了这件事儿之后,两个人半夜在公园里面对面呆立,沉默不语,被保安发现后产生了不必要的怀疑。“所以说,您真的没跟我开玩笑是吧?您跟我说实话,咱们哥们是啥关系,我肯定不告..

Read more
loading..

Dirty Sense , SIX

老钱看看时间,晚上八点四十,差不多也应该准备闭店了,儿子钱小阳老老实实地在拖地,清洗客人的杯子,用吸尘器清理二楼开放办公区的地毯,顺便问问春日部的成员今天是否准备晚点走,要准备宵夜的食材不。他这么乖完全是为了晚上跟金梓柠一起在这打着学习的旗号守夜班,顺便赚零花钱。自从上了初一之后,他跟爸爸老钱商量好了,晚上可以在咖啡店读书完成功课,同时负责店里的清洁工作,9点闭店以后到11点,时薪50元,平时他就睡在这里,距离学校特别近。半夜还可以帮熬夜赶活的楼上的程序员做个烤饭团或者煮个芝士泡面。

Read more
loading..

Dirty Sense , FIVE

李湘慈尝试集中精神看懂面前解决与iOS端交互核心部分的桥接代码,她不自觉地开始抓自己后颈的头发,代码逻辑清晰,结构严丝合缝,注释完备,说完美那是过了,但这是一个朝着完美方向使劲儿的项目。上周三她被组长找去谈话,告知她下一阶段的主要任务,就是接手这个项目,原作者赵虎阳由于靠这个项目出色地达成了Q1的OKR任务,现在组织需要他向下一个创新项目进发。

Read more

Dirty Sense , FOUR

SugarySweet · Say So [Japanese Cover] ~ Rainych “哎,忠实,你家花种子都有什么啊,哎你快起来,给你家门开开我上你们家买点纪念品切”。陈忠实不情愿地从工位上爬起来,抻出Switch打开Animal Crossing,他已经连续三天没挖化石了,每天只是在几个群里报一下大头菜的价格,他跑到机场,打开了本地连接,就又打算趴下,这是这个月以来第三次熬夜写产品文档了。

Read more

Dirty Sense , THREE

◈ Noa · 47. 天使の眼差し Epilogue - [Wataten OST] 老钱的生活习惯被疫情期间在家办公改变了不少,在长达一个月的在家办公阶段,他每天都可以睡上一个正经的午觉,这让他整个下午的精力都无比的充沛,即便晚上6点的时候接到新增需求变更,他也不会感到绝望。而自打复工后,他现在每天晚上9点吃罢晚饭就会上床就寝,原因是中午他没办法在公司如鸡笼子一般的工位上睡觉,仰着睡颈椎酸胀,趴着睡反胃,而且不管趴着还是仰着,他的尾椎都不会因此而放松,索性不睡。这么一来,整个下午他可能要喝两杯咖啡和一瓶苏打水,才能坚持在开会的时候不会神志不清被别的部门推诿责任。而且,晚上9点以后,11点之前,是相对平和的世界,与当前业务相关的销售部门的小战狼们都带着骂声下班了,产品经理们要么在开车回家的路上,要么在..

Read more
loading..

Dirty Sense , TWO

窗外大片的拆迁房的残骸,红砖瓦砾间掺杂着碎窗框和玻璃渣子,为了防止扬尘的绿色尼龙网不情愿地遮盖在上面,东一块漏缝西一块凸起。这就是从倪洪英工位窗外可以看到的风景,他起身关上工位对应的灯,打开了台灯,程序上线完毕已经两个小时了,这会儿打车回去也睡不了多一会,同组的于海八点半的时候留下一句“老倪我有点事儿先走了,今天中文评测连接失败的bug上线要不你帮我操作一下?”就走了。于海比倪洪英小十二岁,俩人都属鸡,职级都是P6。于海比倪洪英晚入职半个月,一个月后,他开始改口叫倪洪英老倪,而不是倪哥了。倪洪英打算还睡在西边茶水间的沙发上,东边的沙发太短,伸不开腿。想到这里,他放下Switch,今天的大头菜已经跌到37铃铛币了,他是115买的,他准备去撒个尿,然后去三层外教区拿米晓的坐垫和毯子,米晓的英语能力和样貌成反比..

Read more
1234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