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ger Wang's blog

Home

archives

loading..

Dirty Sense , ONE

刘雨凝半倚在椅子上,像忽然被剪断掉线的提线木偶,嘴巴上还留有辣椒油和芝麻,桌子有半碗没吃完的麻辣烫,骨汤已经开始凝结。笔记本屏幕上一半是哔哩哔哩在播放着Knowing Bros,自动列表不停的播放着下一集,此刻孙娜恩正在边跳边唱。屏幕另一半是VS Code,屏幕下半部分是Terminal, 深蓝的界面配色上关键字的亮色们很放荡。

Read more
loading..

Dirty Sense , warm up

“苹果这机器不像Windows的,Windows的硬盘都是分区的,二叔你看,庆新这遗……移动硬盘盒…给接上应该能打开。”孟庆林差点说是庆新的遗物,他回头看了看二叔孟宪民,二叔两眼卧蚕发青,肿起来挺高,眼球发黄,血丝已经数不清了。孟宪民是孟庆新的爸爸,孟庆新是KidsTalk的一名前端开发工程师,孟庆林是孟庆新的堂弟。他们现在在第一中西医结合医院肾病治疗部住院处,面对着一台被拆开后盖的2013年款的Mac Book Pro。孟庆新入院已经一周了,没有床位,是临时加床,同一个屋的其他病人不是做肾穿刺就是做肾透析的,只有他安详地睡在病床上,缓慢地在消瘦。

Read more
loading..
闲话

A Signal From Voyager I

同住的三号屋是一对小对象,女孩是河南郑州人,男孩是吉林省吉林市人。女孩比男孩早一天返京,在我回来之后的一天,拎着沉重的大皮箱进屋了,猛地摘下口罩的瞬间,嘴巴周围满是细小的汗珠,冲着我大声说:“太不容易了!”。这一连串的操作令人措手不及,所有与疫情相关的防护消毒工作都被轻易击溃了。

Read more
loading..

Comma

About fortnight ago, I found that ‘Comma’ has another definition, ‘A butterfly that has wings with irregular, ragged edges and typically a white or silver comma-shaped mark on the underside of each hind wing.’ So I googled it, and here’s the finding.

Read more
loading..

想什么美事儿呢你!

“白爷,zhei个动作,学名就叫,趴跨”“晕,这是在提取啥?”“采精。”“王爷真专业,这都涉猎了?跨的度够大的啊,您真是杂家。”“我曾经是中央七台致富经节目的狂热粉丝,在猪的高效人工授精这一集里,我学习了如何采集公猪的精液。”“嗯嗯,估计央视也就七台是真的,待遇够高的啊,被打手枪。”“工作人员会引诱公猪趴跨到一个类似母猪高度的墩子上,然后开始给丫LOL,公猪一开始是抗拒的。”“怎么着?后来就感觉爽了呗?”“是,它觉得不是真母猪,缺乏肉感。可是后来就可开心了。”“没事寄几个儿就趴上去了呗?”“是啊,还不用追着母猪跑,工作人员手法还好,一逮一个准儿,不像老母猪,还得戳半天。”“哈哈哈哈,王爷学问老深了,这个我是看不了的,我会觉得人不如猪的。”“只要放下尊严,对尽在眼前的虚假视而不见,也可以很舒坦”“您说的对,..

Read more
loading..
Fiction

The Prime Number Call Girl Chapter 5 (A Fiction)

忽然间四周陷入了完全的沉寂,这沉寂只持续了一刹那,就被耳畔匀称的呼吸声遣散了。周柏妮柔滑身体的触感覆盖了我整个身体的左边,我忍不住的右手开始顺着她的背后向下探索,终于停留在了屁股上,因为紧张我的手渗出了汗。她醒了,轻轻地哼笑了一声,顺势整个爬到我身上,完全地拥抱了我。

Read more
loading..
Fiction

The Prime Number Call Girl Chapter 4 (A Fiction)

这个地下室一共有四个房间,一开始进来的是一个大房间作为起居室,里面还有一个隔间,加上洗手间和厨房。 “隔壁的墙我敲过,有回音儿,我觉得要是砸开,说不定通向雍和宫的地宫什么的吧”,小马说。

Read more
loading..
Fiction

The Prime Number Call Girl Chapter 3 (A Fiction)

老杨大哥背对着我和两个姑娘,磨好咖啡豆,用法兰绒滤网过滤咖啡。“没有仁和医学研究证明咖啡对人有不良左右,我做得咖啡很香的。”,在我表示大夫建议我少复用咖啡的时候,老杨笑的非常开朗,这么对我说。周柏妮拿出她的笔记本投屏到了一个微距投影仪上,我认出这是一个indiegogo众筹产品,我昨天看到的时候还没有完成70%,这台更像是原型机。Keynote的深色背景上出现的,是我迄今为止最满意的一张头像照片,彼时我在香港出公差,访问了一下Dandi的投资公司,其实这是我跟他的合影,可以看出那时候我有多开心,笑的跟金毛似的。

Read more
loading..
Fiction

The Prime Number Call Girl Chapter 2 (A Fiction)

楼上的古筝演奏家又开始了激烈的演奏,我就住在她脚下,可以清晰地听到她的脚随着节奏越来越激烈在打拍子,我仿佛可以看到她的头伴随着蹬踹动作猛烈地摇摆。我觉得四邻没有一个算得上是她的知音,不然不止她的琴弦,恐怕她浑身的筋也都应该断了。之所以我还没有到楼上去砸门,是因为演奏家晚上练琴从不超过10点,周末一般会早上九点半准时开始练习,持续到十一点。我希望周末也基本保持跟日常一样的作息,因为如果突然开夜车会导致周一焦虑症更加明显,不如索性晚上早睡一点,我老了。

Read more
12345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