桌上的Santen眼药水还有半瓶,杨导的声音还不时回荡在耳边,

“记住啊,买眼药水的话,别买那个白色的,白色的大伙都买,没什么稀奇,买那个黄颜色的,大概七百多不到八百日币,那个是添加了B6的,啊,这阿姨你咋又睡了呢?啊,如果你眼睛已经开始有炎症了,你就买我这种,黄颜色包装,黄颜色瓶子的,啊,大约一千二百日币”。

现在想起来,他也不过是中日文化交流环节中,一个微不足道的小人物罢了,可是每每想起却无比亲切,他是在我第一次踏上魂牵梦绕的过度的第一位向导,虽然他的所谓历史观,文化观,不能完全左右我的想法,可也基本和我之前所想比较合拍。因此,在驶向富士山的大巴上,当大家对跃然眼前的富士山无比惊叹,纷纷问及:“这是富士山吧?”时,楊さん不过略微回头,无比自如的轻声答到,“是啊”,的一瞬间,我忽然觉得可以理解他在文化夹缝中,对日本文化的无比崇尚之情,乃至于讲起日本神山时,语气里俨然已经将它作为了自己的本国之物。而我对他所处的境遇,却十分羡慕。

从日本回来已经有三周了,之前一直想要写点什么记录这次匆忙的旅行,可每次提笔,不是被儿子大喊着打断,就是被老婆唤去做家务,究其根本还是我思绪飘忽,不能沉浸下来记录,我果然还是穿越得太快,5月之前我尚在北京的咖啡厅四处闲坐,干私活,学E文,与朋友喝咖啡聊天,5月末就和老婆去东京来了个突击式巡礼。神识散落各处,不愿回来。中间夹杂着各种深夜加班的工作,彼时虽筋疲力尽,却也有所图指,即便很累,也欣欣向荣。

在日本期间,平均下来,每天睡眠只有6小时不到,尤其第一天,抵达小镇佐仓后,宾馆在电车站附近,直到夜半12点,都有电车经过,而第二天4点多就起来了,因为要赶早班飞机去大阪。即便是这种情况,我仍然没感觉疲劳,可回来之后,这种透支的后续反应连续折磨了我一周。

以上就是我不能及时记录出行感受的原因。

而记忆在很短的时间内,已经开始发酵,日本并非给我留下的全然是惊艳之处,生活在那里与去那里游玩观光也许完全不同,我那时在想,可否学习好E文,寻个米国工作,这样我就可以赚美刀,定期去日本游玩。而每次想到这里,妻儿孤零零的身影就在眼前浮现,尤其去年一年两人接续病倒,更是留下阴影一片,我也就只好草草作罢。E文课中断后,再续甚难,因环境已变。虽此次出行,日语有一定程度的复苏,也购入若干文库本,每日上下班时于电车上且行且读,聊以慰藉,但毕竟形同异端,某日更是被民工兄弟围观,时有颈椎发凉之时,唯恐爱国人士于身侧斜刺里以利器向残,口中更是呼喊:“打倒小鬼子的军国主义政权!扎死你个会日本话的狗汉奸!”

挚友Andy于我归来后某日Q谈时,曾言及:“当时忘了提醒你,回来切勿逢人便讲日本好,很多人无法理解,切记切记。” 我当时只是面带微笑。Andy于去年还是前年,两度访日,彼时我不能理解,何故连续访日?从全日空航班下来的一瞬间我就明白了,6天5夜对我来说,实在太短了。

从记事起就看一休,后来接着机器猫,阿童木,圣斗士星矢,魔神英雄传;七龙珠,DNA²,灌篮高手,名侦探柯南;进而开始看孔雀王,龙狼传,富江双一,到如今已经不间断地接受日本文化30年的我,认得神社鸟居却找不到天朝的政府机关,了解寿司的吃法却搞不明白国产米面哪个更安全,读了芥川龙之介川端康成夏目漱石太宰治村上春树村上龙,却没读过季羡林贾平凹余秋雨老舍莫言。我列举这些并非想掉书袋,只想说明我喜爱日本的倾向,我这修为,照Adam大神,鹦鹉叔叔相差太远。

所以,带着这样的情绪去日本,怎能不生出此情此感。第五日上午我站在秋叶原的Hobby天国门前等待开业,有两位小哥看起来并非日本人,便E文攀谈,得悉来自米国加州,前一日刚到,会在日本逗留一周,在秋叶原会逛够3天,啊!!好羡慕啊!!同时一齐感叹,不同国家不同种族的人,为同样的爱好奔赴这里,站在天国店前,真是种奇妙的感觉呢。

我永远忘不了大巴开往富士山的路上,那是这段旅程中最开心的时光,喝着随处可见的贩卖机买到的品质优异的水,Enegy Drink,听着楊さん闲扯历史,楊さん的一句话让我深感自愧,因他问宋朝开国皇帝是谁,我竟恍惚了。紧接着他说:“很多人连自己国家的历史都没整明白,就先别研究别人国家的历史了~”

我被当头一棒,说的心服口服,中途下车休息时,空气清新到炸肺,阳光明媚到目盲,休息点的厕所干净空间大,纪念品店琳琅满目,我抓紧一切时间,用眼睛狠狠地看各种东西,楊さん问我,你喜欢咖啡么?我说我超喜欢啊!他就带我到一个现场自动调配咖啡的机器前,这机器会播放咖啡磨制,冲泡的全部过程,最后呈现出一杯香浓的咖啡。

暂记至此,明日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