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ndle Unlimited上线是悄悄的,嗯,我虽然喜欢悄悄滴上线这类低调的做法,但我暂时不打算开这样一个账户,试用都不想试用,原因很简单,我至少还有30+的未读书在等着我。My time is not unlimited。

WTF

一改之前单线程式的读书方式,我开始把大约买到手里的能拆开的书,都拆开,进行30页左右的试读,这更接近一个图书编辑,或者记者的做法,这样做的原因其实很简单,就是我的阅读速度永远跟不上我产生的新兴趣。同样令我头疼的是我的逼格永远高于我的收入。因此,我只能做一些妥协,改变,对拿到手里的新书,我想要尽可能快速地了解它在说什么。
某日的一则短文提到,广泛的浅读大部分都是浮光掠影,读了也跟没读没有什么大的区别,选择合适的读物做深入阅读才是能获得真知的好办法。但这样的前提是,你的目的性足够明确,例如你想要通过司法考试,你当然应该集中阅读一个系列的司法图书。而对我来说,阅读是一种成为了习惯的行为,我并非想要今天读完一本投资类型的书,明天就开始要做自己的投资项目。这是我从白爷的对谈中反思的,就是我这样庞杂的,耗费精力同时又不具备特定目的阅读,是否有意义。

尼尔森2015年12月的统计数据显示,纸质书销量出现一个2%的回弹。这则消息在被我Google出来之后,我兴奋地将其作为“纸质书势必走向式微,某日将变成今日黑胶唱片一样的小众文化奢侈品”这个论调的反向例证,po给了白爷。而当我通读了整个报道后,这却成了自抽小脸巴的例证。没错,是有2%的回弹,但是从亚马逊过来的数据看,年度销售Top10里,有5本是adult coloring book,当我将这个讲给我们现在的首席设计师时,他笑得很猥琐,说,这数据也就是在美国的吧,中国亚马逊这样的书也不能让卖啊~,我问:“哪样的书啊?这就是指那种缓解压力的涂色书啊,就秘密花园什么的。”
Adult开头的词,确实有许多带有与性相关的负面的意思,以至于某人说英语里以Adult开头的短语除了Adult education其他的就都没有什么好意思。这么说略显夸张,你随便去oxforddictionaries.com找一下看看,中性的,或者积极正向的就很多嘛,比如这个adult coloring book。
另外一种热销书,是所谓的Youtube Star Books,这类由网络社交带动的纸质书销售,在中国亚马逊也是不可忽视的重要组成部分。
另外一个重要原因是,出版商强制,或者尝试说服销售商执行 Agency Pricing 销售定价策略,简单的说,就是,如果你把许多热销的电子书随心所欲地都按9.99$售卖,那将严重地降低纸质的,精装的印刷品的销量。所以,就出现了许多价格基本一致的同一本书的纸质版和电子版的定价。

IWantThisBook

综上,在如此强制策略影响下,同时伴随着我认为并非真的书的印刷品的填充作用下,这2%的反弹可谓来之不易,与其说是复兴的前奏,不如说是杂质伴生的涟漪。
从我自己作为一个普通读者的角度看来,我希望尽可能地阅读纸质书,我喜欢纸质书,原因有很多。其中之一是我反复和朋友讨论过的,所谓的“那才是一本书”的感觉。当一本书躺在你的书桌上,它既是内容载体,也是一个平面设计,工艺设计和材料科学的结合体,如果你读完它之后,认定这是一本好的书籍,那么它其中的插图,纸质,字体,都势必给你留下独一无二的印象。当你将其作为礼物赠予好友时,你留在扉页上的赠言,或者你的藏书票,签名,用来做书签的小卡片,都成就了它越发独特的气质。
许多人和我一样经历过Kindle商店刚刚打开中国市场时候的时期,每天几乎都能收到亚马逊的广告邮件,推销5元以下的畅销书,时间久了你会发现,Kindle中国区的畅销榜单几乎没有太大变化,免费公版书区红楼梦基本是前三甲(那是因为没有全本的金瓶梅),收费区上榜的畅销书里东野圭吾里能占3-4个席位。相同之处是两边基本都有福尔摩斯全集。
纸质版本和电子书定价之间的巨大差异在亚马逊中国仍然是个不争的事实,这也许才完全表达了亚马逊在寻求电子阅读普及道路上的定价策略。
1.99和19.70

而容易被复制传播的电子图书,并未让我体会到更高的阅读质量。让你手里拿着20块钱,想要买一本书时,你本来只能买一本心仪已久的马尔克斯,但是你去逛了亚马逊之后,发现你可以用同样的钱买5本书,这5本书涉及到许多不同的层面,即便不看,你也产生了一种获得了知识的错觉。而电子阅读器的便捷性让你可以快速预览其中的核心内容,所以你可以在很短的时间内就在聚会上和人大声对谈被宣传案里说得要吐了的金句。我呢,实际的情况是我只读完了纸质的那一本书,是从头到尾。
许多好的作品,都是在精心布局了大半本后,才开始在后程发力的,而只有通读,你才能领会到作者精心设计的巧妙的伏笔。
亚马逊不会让你养成好的阅读习惯的,它本质上是一个销售商,它最大的目的是尽可能的卖给你多的书,他会利用数据分析,轮回地推送你畅销书,你感兴趣的书,你的孩子可能感兴趣的书,用来装点门面的书,和别人说特别好的书。但你的阅读时间,其实一直都没有扩大,扩大的是你那无止尽的贪心。
所以每当有人和我说,能推荐我一本书么?我就头疼的很,我不能推荐你书,我只在特别想要了解一个人的时候,才会请对方推荐我一本书,如果那人是爱好阅读的人,我就会从他最喜欢的书中,对他的内在世界有个更深层面的了解。我的做法是我将我最近看过的,认为让我印象深刻的好书,罗列出来,请对方自选。

我的阅读其实也是有目的的,我称之为,全景阅读,或者说接近全景的阅读,这种阅读会让你在有人想把粗劣的Muji仿制品兜售给你时,在拒绝的同时告诉对方其中神髓上的差异,简单和简陋是有区别的。
还能让你在参加百科知识问答游戏时,保持75%以上的胜率。
也能让你在一大堆爆款New Balance里,挑出穿起来跟在Standford读书一样的感觉。

在公司一群人想了两天都定不下来元宵节互动活动UI设计方案的情况下,用一句:“逛元宵啊!北方那叫元宵,南方人那叫汤圆!”就让对方秒接受并且推翻了全部现有设计案返工。

另:关于涂色书,可以说是这段时间内我最讨厌的事物之一了,想象一下我在名字不重要Coffee开心的工作时忽然闯入的一公一母,迫切地拆开秘密花园2,按在桌子上一边涂一大声讲无聊的过时段子,在两个小时之后,把一张画涂得跟被坐扁了的一盖帘儿饺子一样之后,一边揉着太阳穴,跟完成名作了一样的长舒一口气,拎着一大桶可乐对着瓶子交替嘬来嘬去。

YourMasterPiece

那厌恶的感觉如同我厌恶Comic Sans,应付场面的需要饮酒的酒席 ,XXX人生成功则学,和你人生中必须要XXX的XX个XX一样让我窒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