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中午去探了朋友的店”
我:“看看他珍藏已久的女朋友”
Toby:“珍藏已久的女朋友?这话让我听得有点儿毛骨悚然”
Aww

我:“其实就是ND”
Toby:“那女朋友 ?”
我:“我看看我能不能一句话说明白”
我:“ND单身多年,开咖啡店之后,最开始一批客人里有一位一直喜欢ND这个范儿的已婚川籍沈阳女性叫做娟,此人有社交暴露癖,每日朋友圈发帖量均在20条左右,我们特意为此成立了研究机构,叫娟学圈”
我:“我觉得我一句话说不明白”
我:“因此娟以一个已婚母亲的身份,不能直接出轨大快朵颐ND,于是她就采取各种暧昧模糊的行为获得精神胜利,例如长期在店内扮演老板娘,擅自进入柜台制作咖啡,帮忙收款,委培新员工,伺候店内多肉植物,晒意义不明的合影。让所有涉店不深的新人都误以为她是女主角”
Toby:“似乎明白了”
我:“此人极度自恋,长相不算奇丑,但是一直以文艺名媛做自我定义,每天朋友圈发帖有半数以上为自拍,品味徘徊在收藏百元口红和“轻奢品”区间”
Toby:“明白您老的意思了,反正您是不稀罕这样婶儿的呗”
我:“我的话何谈稀罕了,我是没有将其作为同一个物种看待。以ND的性格不愿意给她直接撅了,一直以“顾客就是上帝”来安慰自己忍耐她的性骚扰”
Toby:“问题在于,ND是否乐在其中”
我:“期间,娟学圈人目睹记录的,比较明显的对ND有好感的女孩,娟就搅黄过三次”
我:“严重时甚至会波及对ND没意愿的,单纯面容姣好的女性顾客,店员等”
我:“娟会使用低级土系魔法对这些大姑娘小媳妇们发动攻击,排挤,嘲讽,做鬼脸等。”
我:“因此,ND这次动真格的处对象,一直在想办法躲避娟的骚扰”
Toby:“这也太过了吧,如果这个娟真的长相出众又乐于免费送货上门儿,那骚扰一下也就是骚扰了。”
我:“最近,终于修成正果,以四十岁高龄喜提二十四岁东北大学研究生,俩人去新疆自驾游三周,夜空下支了帐篷,数了星星,算是渐渐浮出水面了”
我:“是以,我称其为,珍藏的女友”
Toby:“那不错呀”
Toby:“24岁呐”
Toby:“研究生啊”
我:“对,人我们看到了,觉得真是不错”
我:“很端庄,挺可爱的姑娘”
Toby:“我喜欢端庄的”
Toby:“看着舒服”
我:“至于娟,下面要向您投递的,是她今天,截至目前为止,发送的朋友圈里的自拍内容”
为保护读者,图片已经经过艺术处理
我:“由于最近她算是受到感情打击,发帖量减少,但是附送的小作文内容更加凝重”
我:“而且她似乎发现了自己成了被观察的对象,朋友圈三天可见了”
我:“娟学圈中有一派,我暂且称其为灭绝派,认为其最大的弊病,未必是不适龄的强行嘟嘴自拍,而是会轻易击穿你的个人安全领域,装熟技能是专业级别的,确实适合社区工作”
我:“另一派是以我为代表的病理派,认为其患有精神疾病,妄想症和挥发性人格,整个人处于脚本执行状态,生活状态必须靠编写好之后的脚本大声阅读出来才能继续进行,会对周围存在适当社交距离的人造成巨大的精神伤害。”
我:“还有一个派别,是将其视为活体狗血肥皂剧,每日追剧,乐此不疲,甚至到了可以背诵其编写的小型变体诗的地步。也就是追剧派。”
Toby:“首先,只看照片,我不喜欢,自拍的角度就这几个吗?没有创新?但是那一张长头发的感觉还不错。既然整天戴着戒指还能来这一出儿我也是想不到的,至少要伪装一下的嘛。据您观察,她的相机开几级美颜?我就只看下面这两张就区别老大了。”
我:“这是她觉得自己最满意的角度,美颜基本满级了”
Toby:“您说的马猴儿的形容是没问题的啊”
Toby:“我想看珍藏的女朋友的照片儿?现在有吗?”
我:“并没有,我们想小心呵护这一对儿”
Toby:“其实吧王爷,我看您说这些然后发现,我是属于跟您不一派的,追追这个肥皂剧不也挺解压的吗”
我:“我其实渐渐在向追剧派转变”
Toby:“对嘛”
我:“目前娟学圈众神其实也在积极保护娟,毕竟是稀缺物种,某些时候会处心积虑为其安排遭遇戏码”
Toby:“这个有点儿过了,还安排遭遇,更要保护好人家的珍藏女朋友,别让娟给豁拢黄了~”
我:“这是真难心,ND最近打算培训女友做咖啡师,这就开始抛头露面了”
我:“您听完我这个午后小故事,是不是觉得世上还是好人多,毕竟像我们这样的人是少数”
Toby:“是的王爷”
Toby:“我就突然对一切充满了希望”
Toby:“到处是阳光”
Toby:“那娟再出现时会尴尬吗?客人们会对哪个才是正版老板娘产生疑问吗”
我:“懂的自然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