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yster express@Hongkong

楼上的古筝演奏家又开始了激烈的演奏,我就住在她脚下,可以清晰地听到她的脚随着节奏越来越激烈在打拍子,我仿佛可以看到她的头伴随着蹬踹动作猛烈地摇摆。我觉得四邻没有一个算得上是她的知音,不然不止她的琴弦,恐怕她浑身的筋也都应该断了。之所以我还没有到楼上去砸门,是因为演奏家晚上练琴从不超过10点,周末一般会早上九点半准时开始练习,持续到十一点。我希望周末也基本保持跟日常一样的作息,因为如果突然开夜车会导致周一焦虑症更加明显,不如索性晚上早睡一点,我老了。

去吃早午餐的路上,我被太阳晒得十分舒服,街边店面的玻璃映射出的侧影,好像也没有那么不堪了,一只路过的比熊陪着我走了好一阵儿,就跟是我的狗一样,我也就假装就是我的狗,回头看,发现不远处一位老太太正慈祥地看着我和狗,好像一双儿女终于开始了人生之路的感觉。
在这种愉悦的氛围下,我决定给那封邮件里的电话打个电话。
“喂?”
“喂?啊……对不起我可能打错了。” 马上我就后悔了,那不是周柏妮的声音。
“喂,哎?你是王大地吧?”
“对对,哎你怎么知道是我啊?”
“哈哈哈哈哈哈哈,一共没有几个认真答这种题的~哎你在哪儿呢啊?这会儿方便不?”
这个女生的声音特别干爽,别问我是怎么能听出人的声音干爽的。

二十分钟以后,我在国子监南边的一个小胡同里的四合院,敲开了门,开门是一个个子不高的白人哥们,用正宗的北京话招呼我
“哥们你就是王大地吧?请进请进!没,你没认错门儿,刚才打电话的是Stephanie。”
我没有常规地夸人家中文流利,绕过进门的星球大战屏风之后,硕大的办公桌占了整个屋子,桌子上有两台垃圾桶Mac Pro。桌子背后的大架子一直通到天花板,有滑板,书,和半架子唱片,架子靠右面上是Game Boy的全系列机种的挂架,居然还有Pikachu纪念版。这哥们介绍自己说他叫Marvin,叫他小马就行。

GameBoy Advance SP Pikachu Edition

“你喝咖啡还是苏打水?”
“有八王寺嘛?”
“没有了,我好像还有个罐装的北冰洋。” 我操,这哥们居然没懵逼。
小马在小冰箱里翻腾了一下,最后抻出来一瓶宏宝莱。

“我有个爱好,就是喝中国各个地方的汽水,我觉得特别有意思。”

因为音量非常小,我这会儿才听明白唱片放的是王佩瑜的甘露寺。小马一回身,从架子上的盒子里掏了一会,掏出来一个物件儿,放在桌子上,我仔细看了一下,好像是个烟灰缸,我没敢使劲儿盘,怕是什么出土的文物。。不过里面那一圈儿有个戳儿,上面的字儿是,“奉天八王寺酿造工业株式会社”。

奉天八王寺酿造工业株式会社

“哥们我能问问你在中国多少年了嘛?”
“我啊,快二十年了吧!”
“你多大啊?”
“明天我就二十八岁了!”小马笑得十分得意,他打小儿就在北京生活,十六岁才去美国老家上了几年学,大学毕业就又回北京了。
“这玩意你从哪儿淘弄的啊?”
“我刚毕业那会儿去沈阳玩,我特别腻歪专门用来观光的景点儿,我就跟一个沈阳的哥们说,咱们去几个正常外国人不去的地儿吧。然后他就带我参观九一八纪念馆,我就在里面看到这个烟灰缸的介绍的,我也是那次开始,对中国的老汽水感兴趣的。这个是我一个在日本的哥们他叫Kimura,他从他奶奶家找到的,你说巧合不巧合!”

屋子朝南侧的厕所里响起了马桶冲水的声音,一个身材特别细条的女孩从里面出来了,肤色挺深的,好像大杏仁儿的皮儿。她冲我摆摆手,开始洗手。

“Hey~ 我是Stephanie! 对不起啊,我刚才来事儿了!哈哈哈!”
我就只能微笑,不知道怎么接。
Stephanie坐在我们边上的懒人沙发上,为了表示正式,特意将上身坐直了,小马是坐在另外一个懒人沙发上,看到Stephanie坐直了,他就也跟着立直了起来。只有我坐在椅子上,从侧面看这场面好像是小马要求我把女儿嫁给他。

“嗯-嗯-”,Stephanie清了清嗓子。
“其实我们是有个事儿,想请您帮忙。”
嗯?这是什么高级骗局啊?
“呃,说老实话啊,我到现在也不太明白是怎么回事儿?咱们这是一个整人节目嘛?您就是那个学霸Stephanie吧?”
“我是Stephanie,不~是~哎呀您想多了,这样,下面您看到和听我们说的事儿,您能保密么?”
“嗯,反正我也来了,行吧,我保密。”
“You promise?”
“I promise.”

她一起身,转到架子后面,我也跟着站起来了,她把一台打印机推到墙角,拉起来下面的地毯下的拉门,一个很窄的地下室入口出现了。这女生身上有种特别浓郁的焦糖味。

可能是我真的厌倦了被驱使的每一天,我跟着她走下地下室的时候,没有丝毫恐惧,即使是身后的拉门缓缓关闭起来的时候。

楼梯尽头是一扇门,Stephanie打开门之前,先扫了指纹。片刻之后打开的门内部,安装了差不多一掌厚的隔音棉。屋里完全没有霉味,角落光源设计得十分舒服,Stephanie跟里面的人打招呼,只披着一件大号棉衬衫,下身全裸的周柏妮就这样忽然从角落里的沙发上窜起来向我走过来了!

“你来了呀~”
她上来跟我握了一下手,我强迫自己跟她说话的时候看着她的脸,而我又极其不擅长看着别人的眼睛说话。
“嗯,嗯,嗯,我,我来了。”
这一瞬间我特别紧张,有点想拉屎,下意识的一低头,看到周柏妮那一小捧子耻毛就在我手边上。我嗓子好干啊,不自觉地流出了鼻涕。

身边忽然又响起来一个男人的声音,我才发现屋里还有其他两个人。
“你好!我是杨清瑞,很高兴认识你!” 说话的男人应该比我老一点,但是身材维持得很不错,周柏妮好歹还是披着衬衫,这位大哥直接就全裸肩膀上搭着条毛巾。他向我伸出手来,我慌乱间差点去握他的鸡巴。

沉着点!王大地!

我深呼吸了几下,我爸叫我感觉紧张的时候,就深呼吸,我深呼吸,顺带着把鼻涕也吸进去了,Stephanie递给我一张纸巾。

擤完鼻涕后,看着几个微笑的朋友,我问:

“说吧,你们想干啥?”

to be continu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