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ght Here Waiting For U

刘雨凝半倚在椅子上,像忽然被剪断掉线的提线木偶,嘴巴上还留有辣椒油和芝麻,桌子有半碗没吃完的麻辣烫,骨汤已经开始凝结。笔记本屏幕上一半是哔哩哔哩在播放着Knowing Bros,自动列表不停的播放着下一集,此刻孙娜恩正在边跳边唱。屏幕另一半是VS Code,屏幕下半部分是Terminal, 深蓝的界面配色上关键字的亮色们很放荡。

刘雨凝的左手伸进帽衫的大襟里,似乎是正准备挠痒痒,微微带肉的小肚皮袒露在台灯温软的光线下,一小块薯片粘在从麋鹿图案的内裤上缘探出的一小撮耻毛上,肚脐的凹陷曲线有点漂亮。光着的左腿白皙平滑,大腿根部的静脉走向很流畅,右边大腿外侧的一块疤痕狰狞地逶迤延展到膝盖附近,拉扯着皱缩的腿部皮肤使得右腿看起来比左腿要细一些,右脚的袜子还没有脱,左脚的已经扒掉丢在地上,脚指甲涂了夜空黑,脚趾肚橘红着,没有死皮的足弓贴在白瓷砖地上,两只袜子的图案不一样。

右肩挂在椅背上,滑落的领子里露出姜黄的吊带,咖啡色的头发遮住了半边面庞,下垂的右手指向掉落在地上的手机,手机壳是BigBang。穿过一次的衣服占了半边床,有的叠了一下,有的直接卷上。她用小升降桌作为梳妆台,睫毛膏落了灰,乳贴和睫毛贴堆放在一角,气垫粉敞开了盖子,粉扑盖住打底霜,Shvyog止汗露压在赤井Clinic说明手册的上面,手册翻到Osmidrosis的那一页。还没洗的两条内裤被团起来塞到洗漱篮里,刚洗好的小可爱挂在晾衣架上,毛巾的刺绣是一只袋獾,头上冒出’응응’的字样。

凌晨1点,隔壁小夫妻开始吵架,男生大声的重复操你妈的,抽着女生的嘴巴,摔了闹钟和手机,最后摔上门出去了,留下女生小声的啜泣。钉钉和微信轮流响,钉钉上最后一条信息来自组长,说那bug明天修吧。微信上是妈妈连续发的六条59秒的语音,最后发了一条文字说刘雨凝你别假装给我看不见,你好好吃药好好洗洗澡,你老姑这回介绍这男孩你说啥也得见见!而这些刘雨凝根本都没听见,她比刚才更向下出溜了一截儿,内裤勒得更紧了。窗外开始刮风,然后开始下雨,昨天是谷雨,窗户没关严,雨凝的小腹忽然一抽动,她尿了,浸湿了椅垫,滴落的部分溅到了窗帘。

她露出了一个耐人寻味的微笑,并保持着这微笑一直到两天之后同事孙海涛报警后门卫张强带着片警余国荣破门而入的那一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