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 Die

窗外大片的拆迁房的残骸,红砖瓦砾间掺杂着碎窗框和玻璃渣子,为了防止扬尘的绿色尼龙网不情愿地遮盖在上面,东一块漏缝西一块凸起。这就是从倪洪英工位窗外可以看到的风景,他起身关上工位对应的灯,打开了台灯,程序上线完毕已经两个小时了,这会儿打车回去也睡不了多一会,同组的于海八点半的时候留下一句“老倪我有点事儿先走了,今天中文评测连接失败的bug上线要不你帮我操作一下?”就走了。于海比倪洪英小十二岁,俩人都属鸡,职级都是P6。于海比倪洪英晚入职半个月,一个月后,他开始改口叫倪洪英老倪,而不是倪哥了。
倪洪英打算还睡在西边茶水间的沙发上,东边的沙发太短,伸不开腿。想到这里,他放下Switch,今天的大头菜已经跌到37铃铛币了,他是115买的,他准备去撒个尿,然后去三层外教区拿米晓的坐垫和毯子,米晓的英语能力和样貌成反比,她是外教区里最漂亮的中教老师,皮肤特别白,比她边上的白人外教Stella还白,是那种温润如玉的白,倪洪英在项目刚上线的日子里,测试视频一直都在用米老师的课程,那是他一天中少数几件能聊以慰藉的事了。
“小朋友们,你们看,这是谁呀~对了,跟着Michelle老师大声呼唤她的名字吧! Penny! Penny!”
“Penis!Penis!” 屏幕这边的倪洪英跟着小声念。

现在是半夜12点47分,倪洪英已经走过了半片工区,留守的保安在半小时前刚刚巡视完办公区,此刻应该在一楼值班室吃鸡。他熟练地来到米晓老师的工位,拉开座椅,拿起她的皮卡丘靠垫和公司发的空调毯,蹲下身来,将头埋在靠垫里,狠狠地吸了一口气,啊~~~~米晓老师用的是杨树林的Libre香水,混合她一天的屁量,倪洪英满足到有种饱胀感,想想过一阵天气一旦变热了这靠垫上还会加上米晓老师麦凯斯菱里分泌的汗液,倪洪英就开始对这不久的未来产生了小小的期待呢。
一声闷响令他惊恐地张开双眼,从桌子下面的空隙他看到对面桌子下另一双惶遽的眼睛对望过来。他认出那是另外一个项目组的组长董大兴,董大兴腿麻了,半坐在地上,怀里抱着坐在这个座位的外教Jenny的工装,他本来是准备等倪洪英走了再起身,却没成想蹲太久没撑住。
倪洪英准备扶起董大兴,大兴忽然头向后仰小声地求救:
“哥们!快,快帮我掰一下左脚!抽!抽筋儿了!” 说话时他将工装抓得更紧了。
缓和后,两人一起来到茶水间,大兴请洪英喝了一杯红茶。热茶入腹,忽然间有了互相倾吐的欲望,于是先聊起了彼此这的兴趣,彼此吹嘘了一阵儿自己的鼻子有多灵敏,大兴说他初中有一次刚进教室不用看就知道他班来了新人,洪英说你这不算啥有一次我闺女在小区走丢了我比我家狗先找到她藏在变电箱里面了你说危险不危险。说到彼此怀里的垫子和工装,洪英才了解原来Jenny也有怪癖,到工位后喜欢把裤衩脱了揣兜里,大兴某次本来是奔工装,却无意间发现了口袋里的好东西。
凌晨2点20分,两人互道晚安,做了君子协定,此事绝不向他人提及,各自回到心仪的茶水间。

洪英抱着皮卡丘躺下后,怎么也睡不着,习惯性地打开笔记本,发现一个小时前收到了十五条工单,都是投诉语音评测功能不准确的问题,他本能地去查对应的评测录音,发现这几个孩子的录音都有一个毛病,打开后完全听不到声音,是所谓的空白录音,他下载了其中几个,开始把它们拽到Audacity里做波形分析,他惊奇地发现这几个文件都不是所谓的完全静音文件,每一个都是有波形的,不过命中的全部都是20khz以上的区间,他现在的设备是根本听不见的,他跑脚本将频率调整到了人耳能听到的区间再去听,发现那是一个女人十分快速在讲话的声音,他将速度放慢了八倍,越慢听得越清晰,那声音在说:

“用-完-了-给-我-放-回-去!”

倪洪英昏死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