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的小环奈

Claudia

由于开始试用Haojen的新hexo主题,我重新看了一些之前写的东西,有一些看来又显得幼稚可笑了,也找到很多对人的第一印象的描写,大体上来说,我好像基本都是会先嘲讽某人或者某事,随着与对方的接触,逐渐在某个节点开始不再说对方坏话,但那不代表我对对方不再有批判的看法,而是开始接受对方作为朋友的部分。

我自荐几篇现在看来仍然觉得还成的:

阴翳礼赞

读完阴翳礼赞,我才回想起来是因为什么想要读,某日与Haojen游街聊起来银翼杀手->2077->赛博朋克,我们都对典型的黑暗基底的赛博朋克设定的光影颇感兴趣,那一定是遵循着某种原则。然后Haojen就提到说你有没有看过阴霾礼赞,我那瞬间恍惚地以为是柴静又出了什么配套作品。当我搞清楚是阴翳礼赞后,就下单了一本。谷崎润一郎先生对这抹阴翳的了解,可算是阐述得极其透彻,百年前的日本人,将东方人,尤其是日本和中国人,对暗色的癖好做了十分合适的解读。

我们喜爱附着了人的体垢,油烟,风雨尘渣的东西,乃至能使人联想到这些东西的色彩和光泽。被这样的建筑和器物包围着,我们就会不可思议地心神安宁下来

读谷崎先生的散文,或者说杂文,发现他也是东一段西一段,我就略觉心安了,并不是我一个人写东西的时候乱窜。其中一些描绘,阅读是感觉自己正在被剖析,例如说我曾与很多人表述我是多么地不喜欢发光的,金属,塑料质感的东西,我是多么不喜欢纯度极高的配色的衣着,我有段时间将这感受归结为不想在人群中凸显出来,可是又不尽然。如果用阴翳礼赞的思路来讲,其实我是不喜欢在暗的环境里会凸显出来的东西。但我并非完全排斥光亮,我最理想的起居环境里,势必要有一张木材底色的大型桌子,我的家具们都要设计简单,耐用,易于维护。我要何时才能实现这些想法呢。

2021

元旦当天在加班,刚刚跟妹妹安利完多邻国,忽然想起不如把夫人也代入节奏,随着儿子年纪的增长,英语水平越来越高,不能让妈妈一直处于被嘲笑的状态。
自从去年9月开始搬家开始独居,我有了更多时间享受自己一个人的状态,不过眼下比较大的问题是一直没有一个合格的坐具,腰臀始终处于酸麻状态。而想想我不久即将再次变动,就懒得再为斗室添砖加瓦,什么物事都暂且将就吧。最近我产出都十分困难,画笔放下很久,写东西也不再勤奋,我已经被这VK折磨到接近行尸走肉,除了偶尔迸发出想要写一些不连贯的想法外,很难再让我奋起伏案。朋友们都迫不及待地跟2020说再见,眼前的2021真的就那么光辉灿烂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