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靠剩余的加密货币实现游戏自由的梦想,看来是不能成行了,离开之前的组织最后一笔薪资结帐,我要的是token结算,彼时,一个token差不多等于1.5$,我全部投入做staking,看着那个预估收益表,我心潮澎湃,感觉是不是从此海淘和买数字游戏都不要钱了。而今天,一个token已经缩水到0.33$,staking的收入远远抵不上蒸发的价值。
于是昨天,我用之前兑换成功的一部分USDT,从这里给自己买了一个这个。
Call me Lord

大体上说,这个项目应该是花很少的钱,买一个Lord的Title,由于我最近在对Fire Emblem做跨平台历代记式Play,玩到颈椎病复发,头重脚轻,同时,我对游戏中各种Lord的称呼,心生羡慕。
FireEmblem
而在这个项目的网站里,你可以为任何人购买一个Title,可以是Lord,也可以是Lady,虽然实际付款后,你只能得到一块差不多50cm * 60cm(5 square feet)的苏格兰某荒野地区的地块的名誉所有权,会将钱donate给一个基金会去种树,进而防止这地区被商业开发,保持自然风貌,还有一张电子图片版本的证书,一对儿座标,在文字游戏上来说明我,有地,就可以被称为一个Lord。所以我现在是Lord Tiger He Wang了。是一名货真价实的爵爷。我的内心是多么地弱小啊。
The plot
而这个项目的包装,我觉得可以作为典型个例给人宣讲,同样是种树,你在支付宝里不是养鸡就是保护一块地,这儿你可是以为苏格兰的爵爷,一下子就上升了不知道几个段位。

开始玩火焰纹章这类游戏,是因为画家朋友Arvin最近一直忧愁作品没有销路,他从事的毕竟是盛世行业,我的一票朋友,都很喜欢他近期作品的风格,只是愁销路。现在人都尽可能地削减开销,能玩免费的就免费。哪儿还有闲钱做评价艺术品消费呢。说到消费降级,消遣类的事项,也跟着降级,我觉得,能从低功耗,高内涵的介质获得精神满足,是所谓的精神境界略高的象征。具体来说,例如书籍和像素游戏。然后自然就互相开始说起NES和GBA的游戏来,他跟我强烈推荐了火焰纹章的一个外传,索菲亚的复苏。这一下子就捅了马蜂窝,我就开始了新一轮的掌机翻新。

我才发现,其实这么多年我占有了太多的消遣资源,只是一直没有时间把玩,而一旦开始把玩又怕自己沉沦下去。不过,某日白爷与我讲起来,他收拾从京城发回去的物件儿,忽然发现一台New iPad, 哪儿哪儿都倍儿新,论硬件性能不知道超过我的GBA多少倍,只是系统已经不能升级了,成了一台活死人。我忽然明白了我对Retro Game热爱的一种本质,是我希望某些时光,被闭锁在小匣子里,什么时候打开,都可以一窥当时的感觉。

我错过了回归一年的纪念日,我还本想在之前移动开发的伙伴们的告别群里来个诈尸,却发现早已经物是人非,这一年,变化实在太大了。我已经不太想多看各种负面新闻,我只打算能快乐一会就快乐一会,不过还会继续做力所能及的开发,戒除抖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