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几天我写了一篇指桑骂槐的小故事,现在我觉得那说得实在不够过瘾。
Like this
我退出了鸟蛋的咖啡店微信群,鸟蛋的店创始于2015年,到如今已经六年多了,初代活跃的顾客,已经逐渐迭代出局,要么在群里保持沉默,要么干脆不再加入这样的群。所以最近群里最活跃的人,是以Z为代表的城市野营派,经常在群里交流购买了哪些廉价的野营装备,在哪个城市绿化带找到了一块适合扎帐篷的地儿,然后po出她只会讪笑和吃鸡的丈夫在为她不招人喜欢的女儿用瓦斯炉煮泡面,接着是一堆她用怪奇长相作出的嘟嘟嘴近距离自拍。这行为如此令人生厌,远超过那种出一次国存一批货,然后常年在朋友圈匀速晒日落泳池再加上一篇人生感悟的小作文的行径。

我时常会因为这些感觉不爽,十分不开心,于是被我屏蔽朋友圈的越来越多,我尝试寻找这些东西的背后真正令我不爽的原因。是他们好不容易混入了一个正在僵死的体制内带给他们的保护层,让他们可以无所事事地释放他们从青春期就未再继续发育的可怜美感?还是对现世无望,出不得门去,见不得名山大川,享受不到人文盛宴,就随波逐流地开始装点自己的后院,在自己的客厅支起帐篷,在楼道里把切菜的墩子改成Swedish fire log给烧得哔哔啵啵,然后烤点小串儿,形成一个美满的内循环。

这个群里也曾经讨论过文学和艺术,语言学习,奇趣新闻。而最近几个小愣头青,言语越来越观念扭曲。那一日某个小家伙,见鸟蛋在新疆玩耍,就戏言“带几个维族的老板娘回来”。“带回来”,还是“带几个”,语境里就还带有“先帝因何打西域”的通俗戏谑感,我暂且算你无知者无罪。接着丫话锋一转,说别带回族的回来,吃不了猪肉很麻烦,又说,“要不我感化她一下也行”。这就属于拿无知当有趣,而且还直接触碰民族信仰底线,完全不懂得尊重对象个体,还不如我们小时候受到的教育水平。我想了一下,为何后面上来的一代人里,会出现这类人文教育素养十分低劣的例子,还是教育出了很大问题。我采取的做法却只是,习惯性的退群了。

我时常也检讨,是否保持沉默是最大的帮凶,这些不知道前朝旧事的无知小辈,是否应该任由他们恹恹地叫唤。我生性刚愎,唯恐言论出格,遇上头脑肌肉含量高的人,用死读书将我攻击,你若竭力还击,最后闹得个大不愉快,因此我一般都是保持微笑颔首,只与谈得来的朋友促膝长谈。

那之后某日,我检阅朋友圈的时候,看到妹妹发了几张自家孩子坐在野营拖车里,冲着镜头露出圈养小动物得知食宿无忧后释然的微笑,配的文字是“简单的快乐”。我就各种不耐烦起来。我管这个,就叫苟且,就叫享受被强奸的快感,就是“最美核酸采样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