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知自己今晚游戏不能正常进行的小北严肃了起来

西南小城里住着两条柴犬,奇比西和塔诺西。
奇比西每天都很不爽。
塔诺西每天都很快乐。
奇比西常常给塔诺西讲东北方向有非常大的湖,据说人们管那个叫海,海的外面有更大的陆地,上面的人可以跟柴犬直接交谈。
塔诺西却一直劝奇比希说今天城南的多快好省大饭店办婚宴,后厨下来很多好货。咱们现在就去应该还能吃上热乎的。
奇比希听说海那边的人会和柴犬一起工作,还会接纳柴犬作为家人。
塔诺西跑出去二十米远回头大声叫唤,说家人不家人的算个球,吃饱了就很舒坦。

奇比希还是跟塔诺西去吃饱了,两只狗往回溜达的时候,奇比希还一直在嘟囔着说我不是一只平凡的柴犬。

城里来了新市长,新市长的女儿在逛街的时候被一只哈士奇给吓到了,一屁股坐到了路边的塑料警示柱上,她体重二百斤,没入了二寸多,哭得很伤心。市长于是开展全市的野狗收治行动,一晚上打死三千多流浪狗。

奇比希和塔诺西逃到了西郊,躲在一个小村子的厕所边,打狗的车每天也会在村里晃悠,它们饿了两天后,塔诺西开始在厕所等人拉屎,它又开始快乐起来了。
奇比希继续挨饿,一直嘀咕着,要是我们柴犬可以跟人沟通,我可以作为代表跟人谈判,我们就不会遭受这样的劫难了。
第七天天亮后,打狗的车没再出现,塔诺西却还是习惯性地奔向厕所,它已经开始有了经验,知道村里谁的屎最棒。就在它饱饱地回到厕所后的草丛后想给奇比西讲今天的屎是茴香味儿的时候,发现奇比西已经饿死在了树根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