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忠实,你家花种子都有什么啊,哎你快起来,给你家门开开我上你们家买点纪念品切”。
陈忠实不情愿地从工位上爬起来,抻出Switch打开Animal Crossing,他已经连续三天没挖化石了,每天只是在几个群里报一下大头菜的价格,他跑到机场,打开了本地连接,就又打算趴下,这是这个月以来第三次熬夜写产品文档了。

他的组长叫姚欢,今年四十一岁了,每天差不多都会带着哭腔喊诸如:“我特么不想做产品经理了~啊啊啊啊~” 和 “这特么哪儿成啊~~~我辞职算了~”,这类丧气话三到五次不等,伴随着不下一百句“肏你妈”,陈忠实特别喜欢北京女孩骂肏你妈,那个肏字平舌发的特别到位,他感觉东北女孩骂的那叫“摷你妈”,只有北京女孩骂的那才叫真正的“肏你妈”。为了多听几句,他甚至会故意找骂。
姚欢是公司公认表达能力最差,意志最薄弱,思路最混乱的产品经理,去年在给国外投资人做产品宣讲之后,被对方的教育专家形容她的产品设计思路:
“Just like, um, like spaghetti.”
当时没听懂还挺沾沾自喜以为在夸自己,后来去吃培根意面才想明白这单词是啥意思的时候,她低头看看这坨面条心想:

“肏他妈的这不就等于说我的产品是坨屎么。”

结果连面也吃不下去了。

然而,她却是公司四十岁以上最好看,最会穿衣服的产品经理,稍微一打理就宛如少女。都说傻逼不感冒,其实傻成她这种的,还有驻颜效果。如果她是一个超级能干的女强人型领导,陈忠实可能早已经换东家了,正是因为这傻娘们这个缺乏自理能力的劲儿,让陈忠实难以放手,怕她忘记联系对应的设计负责人,怕她不能说服开发工程师投入人力,怕她讲PPT的时候手抖,下班的时候找不到自己的车钥匙。
“哎~~忠实你家有黄玫瑰哎,真好看唉,忠实你看我带上好看不!”
为了应对今天上午的汇报,姚欢今天穿了一件普鲁士蓝色的真丝海军小衬衫,点缀着浅葱和薄樱色的小涟漪,下身的BUKAROO单宁牛仔裤据她自己说胖了很难穿,不过搭配上匡威球鞋还是很顺眼。她说着话举起掌机屏幕走近陈忠实让他看,陈忠实完全不在意屏幕上的重点,姚欢的小衬衫忘记了扣从上面数下来第二个扣子,颈下胸上的一小片皙白的皮肤上有一个红褐色的小斑点。

姚欢中午的时候在工位跟隔壁的孙海静叽叽咕咕地说的话全被假装睡觉的陈忠实听见了。
姚欢:“哎,哎,你看她们组,内个,内个叫什么来着,啊对刘亚楠,你看她怎么胀得那么大啊,我肏能有L罩杯了吧”
孙海静还是个姑娘,刚来不到一个月,正在努力跟上组长的步伐,现在组内的黄段子她基本都能接上了,接不上的基本也能保持笑的时候不脸红了。
孙海静:“是啊,真大哎~刚才她接热水一转身,差点没甩我身上。姐你说只要生孩子就都这样么?”
姚欢:“都这样,都是可胀可胀的了,然后等哺乳期结束了就抽抽了,要不然怎么女明星都不爱喂奶呢。”
孙海静:“哎呀,那我也不想喂了。”
姚欢:“说什么呢你,先找着对象再说呗。”
陈忠实不止一次被姚欢追问喜欢什么样的女孩,第一次被问的时候陈忠实面对姚欢忽然犹豫了一下,结果一直被质疑性取向到现在。

此刻是半夜12点,陈忠实脑海中回荡着“可胀可胀的了”从小睡中睁开眼,蓝莓味的Vvild电子烟香气使人轻微致幻,周围静的很不平凡。他发现姚欢叼着电子烟瘫躺在座椅上,决定不去理她先去洗个脸。回来后,他“欢姐,欢姐”地叫了半天也不见她醒来,等到了后半夜1点,陈忠实在发现办公室只剩下他和姚欢时……

他开始仔细端详她的脸,
他发现她不笑的时候脸颊有点扁,
法令纹很明显,
他发现她左侧乳头凹陷,但是总体颜色比较浅,
果然有点松散,
他发现iPhone X微距摄影对焦很迟缓,
他发现她是横切剖腹产。

“任时光匆匆流去. 我只在乎你.”